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韩叶】好想大声说爱你(双向暗恋花吐梗)上

这是给 @醉墨纱 小天使的应梗文,看目前的进度应该会分成上中下三篇。

首先说明Lo主做人的三大原则——不虐不BE不写刀,所以各位小天使请不用担心。

然后这篇是想尽力写一个笑中带泪的双向暗恋花吐梗这样。

最后,请忽略Lo主起名废,祝各位小天使食用愉快~


叶修是在回国的飞机上注意到不对劲儿的。

虽然自己作为一个烟龄十几年的老烟枪,偶尔咳嗽上一两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这次就算是咽炎复发也咳得太过惨烈了吧?

叶修苍白的手虚握成拳抵在自己唇边试图掩盖住持续的咳嗽,喉咙里似乎卡着什么东西,不上不下的感觉也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嗓眼儿里传来一阵难受的酥痒,叶修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抬手擦掉眼角咳出来的眼泪,嗯?嘴里好像多了点什么东西?叶修看看自己的掌心,一片嫩黄的向日葵[1]花瓣正跟自己say hi ~还没等叶修回过神来,又是一阵更加剧烈的咳嗽裹挟着大团的向日葵花瓣从喉咙里涌出来,叶修忙不迭的用双手捧住这些花瓣。

好不容易平复了自己的呼吸,叶修盯着自己捧着的向日葵花瓣——我擦嘞,这下就是身经百战的老叶也有些慌了神,这个世界上就是咽炎再严重的人,最多也是吐血吧,吐花是什么鬼?

虽然人们常说有病还是要上医院,别自己上某度瞎搜。但是老叶还是无可奈何地打开了某度,毕竟自己这个状况也没法上医院啊,到了医院跟医生说什么呢?难道说,“大夫啊,我这咳嗽就算了还吐花是怎么个情况,您给看看?”人不得分分钟给你送精神科啊?

 

半个小时后。

老叶颤颤巍巍地关上了网页,这下事情好像向着超自然的方向发展了……

花吐症——一种因为内心的情感太过深重却无法宣之于口,终于由患病者的心血凝成了花朵的疾病。如果不能得到暗恋对象两情相悦的吻,15天之内会因为多器官衰竭而亡。PS:此病具有极强的传染性,还请妥善处理好病患吐出的花瓣。

这尼玛……多半是自己还在苏黎世的时候让那个成天卖萌的霓虹国家队软妹传染上的吧……

“叶修,吃饭——”沐橙妹子刚推开叶修的房门就被金灿灿的铺了一桌子的花瓣震撼到了,随手捻起一枚花瓣“你这是……”

“干什么干什么,”叶修劈手夺过苏家妹子指间的花瓣,虽说会不会传染自己也不确定,但是还是以防万一得好。

“快拿过来,要是连你也传染了哥哭都没地儿哭去。”

沐橙倒是一如往常甜甜地笑着,“传染?叶修,你花吐梗要不要演得这么逼真入戏啊。”

“沐橙,你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咳咳……”

 

兴欣战队的客厅。

自从沐橙亲眼见过叶修吐花现场之后,就立刻召集了队里其他人来客厅集合,还顺手给戴妍琦和楚云秀来了个现场直播,后者还拽了自家战队的舒家两姐妹一同来围观。

啧,还真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叶修眼角忍不住跳了跳,不过也好,让他们这么一闹,自己反倒也放松多了。“咳咳咳”,又是一阵咳嗽,在场的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面前这位荣耀教科书嘴里,吐出了一簇簇的花瓣。

兴欣战队的各位不明就里的队员一个个啧啧称奇,还准备伸手拿起几瓣好好看看,半道上都被叶修拦了下来,“诶诶诶,我说你们都别乱来啊,这东西要传染的,有暗恋对象的都别瞎摸啊。”

闻言,乔一帆默默收回了手。哟,这小子有情况啊,叶修在心底挑挑眉。一旁的老板娘嫌弃地用手肘怼了怼叶修,递给他一个塑料垃圾袋,“下回咳的时候多少盛着点,这东西掉地上还挺难扫的。”

“老大老大老大,”包子则捏着一瓣花瓣在一旁翻来覆去地看,“是真的花瓣诶,老大你真厉害啊老大~”

说好的队友爱呢?老叶觉得自己的眼角抽得更厉害了……

 

“我去,老叶你来真的啊?”屏幕那头的楚云秀倒是放下了自己手里的薯片,“沐橙私信我的时候,我以为是你们合伙恶作剧来着。”

叶修苦笑,用下巴指了指自己面前那摊花瓣,“你觉得这像是恶作剧么?”

“叶修前辈,你的时间……还有几天?”戴妍琦小心翼翼地问道。

“小戴啊,”叶修这个正主儿反倒是被戴妍琦的语气逗笑了,“哥还没有与世长辞呢,你别现在就一副这么沉痛的表情啊。”

“不过话说回来……”叶修说话的声音不大,“五天,我就剩下五天的时间了。”

偌大的客厅突然鸦雀无声,众人有了一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这不是玩笑,也不是恶作剧,而是自己的朋友,荣耀的传奇——叶修,在这世上就剩五天好活……

 

滴滴滴。企鹅经典的提示音划破了一室的寂静。

是联盟选手群,叶修点开屏幕右下角那个闪烁着的荣耀标志。

 

“震惊!传奇散人时日无多,原因竟是……”

“拯救领队刻不容缓,恋爱助攻人人有责。”

 

你们还能再不靠谱一点吗……




评论 ( 5 )
热度 ( 136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