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未亡人(下)

但事实证明秦明错的离谱,发现第六具尸体没多久,大宝就兴冲冲地举着一份检验报告跑进办公室,“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一枚有效指纹,匹配结果是王立成,29岁,有入室盗窃案底。”

更令人始料不及的是,方木在警局门口再次出现——声称自己是“裸尸案”的目击者。方木的再次出现让大家都吃惊不小,毕竟一个在众人心中早已死去的人又好端端地站在面前,这种事情总是不那么容易就能消化的。

林涛亲密地揽过方木的肩头,“你也真是的,都不知道给大家报个平安,害得所有人都跟着你提心吊胆的。”

大宝也走过来笑道,“就是,你别看老秦现在还是那副不动声色的样子,你失踪的头一年……啧啧……”发觉秦明脸色不对的大宝乖乖地噤了声,还以为是踩到大神痛脚,不过心底还是免不了又是一番幸灾乐祸,然后拉着林涛溜出了办公室。

 

方木云淡风轻地笑着目送两人离开,回过头来时仍旧笑着望向秦明,只是那笑容是秦明从没见过的阴鸷,“就要破案了,秦科长开心么?”

秦明突然觉得这个人虽然长着同自己爱人一样的脸,但却完完全全是另一个人,“他不是真正的凶手,或者说,他不该为所有人的死负责。”

方木歪了歪头,饶有兴趣地看着秦明,“秦科长怎么会这么说呢?等你们抓到他的时候,他会坦白的,再加上现场的指纹和我的证词。”“啪”方木清脆地一弹响指,“证据链完整,顺利结案,不是么?”

“为什么?”秦明突然觉得一阵无力席卷了自己,胡乱抓过自己身后的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问我为什么啊,”方木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这是他思考时候下意识的习惯,还是没变,秦明不由地想。“因为你不觉得这样比较有趣么?”

“有趣?”秦明似乎想通了什么,窝在椅子里的身体一下子挺得笔直,这不是他,这不是方木,方木对于生命的尊重和敬畏不会允许他把别人的生命如此玩弄于鼓掌之间的。“那方先生不如说说是哪里比较有趣?”

“当你对人类的心理极为熟悉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人类也不过就是一种动物罢了。只要你能掌握正确的诱饵,就没有不能驱使他们办到的事情。”方木突然似乎想到什么更加有趣的事情,粲然一笑道,“更有趣的部分是,秦科长,你要让他们相信,这不是我控制他们做的,而是他们有自己命运的选择权,他们可以选择自己怎样做。”

“如果玩弄人类真的让你觉得这样有趣的话,”秦明双掌支成塔状抵在自己的唇上,“那你为什么还希望被我发现?”秦明很清楚,只要方木想,他完全不会在翻看自己的卷宗后留下任何蛛丝马迹,除非……他是故意的。这个想法突然让秦明感到不寒而栗,如果卷宗的线索是方木故意留下的,那么“裸尸案”嫌疑人的心理画像也可以是方木故意设计好的……可是问题又回到了原点,为什么呢?方木既然已经打算犯罪,为什么又多此一举的留下只有自己才能发现的线索呢?短短的几秒钟,秦明的思绪已经来回转了很多圈,仍旧不得要领。

“噗嗤,”方木很不给面子的笑了,“秦科长你想多了,而且就算这一切都是我做的,那你又能拿我怎么办呢?逮捕我么?更不用说,”方木别有深意地瞥了秦明的双手一眼,“有的时候不用亲自动手也能达到杀死某人的效果,这一点秦科长你也很清楚了不是么?”

秦明不得不承认这个方木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情绪外露,眉梢眼角甚至带出了些前所未有的风韵,是从前的自己求之不得的。但是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方木,一点,都不喜欢。

 

“老秦,人抓住了,一审就自首了嘿!”林涛难以掩饰兴奋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交谈,“刚好今天方木也回来了,一会下了班咱们就去吃小龙虾,好好庆祝一下。”

“我就不去了,还有点事情没解决,我得先走一步。”方木还是那副笑意温润的模样。只是在林涛看不到的地方,方木动了动嘴唇,无声地留下一句话给秦明,“等着你来抓我,”没有理会林涛的诧异与失落方木就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诶,老秦,方木这是怎么了啊?你两不会又闹别扭了吧?人家刚回来你倒是也差不多一点啊……”

秦明也没有理会林涛的喋喋不休,目光却落在了桌上的一张纸上,是那张邰伟特意从绿藤送来的宣告死亡申请书。秦明伸手细细展平那张纸,工整地在申请人那一栏写下——秦明。

 

数月后

秦明温柔地抚摸着那方冰冷石碑上爱人的照片。林涛和大宝至今不清楚之前始终坚持方木还活着的秦明,却在见过活生生的方木后,反而签下了之前无论如何都不肯签的申请书。

“他死了。”不论问多少次秦明都是如是淡然地回答。

 


评论 ( 17 )
热度 ( 40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