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未亡人(中)

一点肉渣也要被屏蔽……我错了……

窒息性爱预警!

窒息性爱预警!

窒息性爱预警!

提及纯属剧情需要,但实际上窒息性爱非常危险。

不要轻易尝试!

不要轻易尝试!

不要轻易尝试!

 

 

一群人争来争去也没有什么大的进展,案子得破日子也得照过。下了班秦明照例去经常光顾的那家店,胡乱吃了点东西,开车回家,没成想一下车就愣在了自家门口。那个人就那样出现在家门口。方木还是穿着那件棕色的呢子大衣,只是更瘦了也黑了,眉眼之间多了些秦明看不懂的东西。秦明承认自己曾千万次的构想过他回来时的场景,却唯独没想到这一种,方木就像是忘带钥匙,正倚着门板等着自己开门。

怔愣也不过一瞬,“回来了?”秦明的语气平淡的如同往昔方木办案晚归时一样,只是声音里的疲惫颤抖骗不了人。

方木微微一哂,“嗯。”

秦明习惯性地去掏钥匙开门,“回来了就好。”

 

等方木在沙发上坐定,秦明泡好茶和咖啡将马克杯摆在方木面前,一切如常。四目相接反倒是秦明有些局促,轻咳了一声却没了下文,好不容易挤出一句,却是下意识的,“吃过了?”

方木只是点头“嗯。”

犹豫再三秦明还是忍不住问,“见过爸妈了吗?”

方木也不看他,只是伸手捧起桌上的杯子在掌中把玩,定定地看着杯中浮动的茶叶,上好的白毫,正是自己从前爱喝的那种。方木似是看够了,又把杯子放回桌上才答道,“不了吧,这次回来我也待不了多久。”

“还要走?”听了方木的话,秦明还是不由地蹙起了眉头。

方木也不答话,脸上带着秦明从没见过的戏谑调笑将秦明摁回沙发,顺势跨坐在爱人身上,轻轻地摆腰磨蹭着秦明的身体,伸手将爱人脑后整齐的发抓得一片狼藉,才轻声呢喃道,“我好想你。”

 

肉渣

 

秦明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吵醒的,瞥见来电显示是林涛,秦明不敢大意接起电话,“老秦,第六起了,江滨大道。”林涛的声音里满是疲惫。

“嗯,马上到。”挂断电话秦明才发现,方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迫在眉睫的案件容不得秦明多做计较,迅速洗漱之后秦明提了公文包就直奔现场。

这个案子和之前五起如出一辙,手段干净利落,死者身份也很快确定了,是一个交通肇事逃逸案的嫌疑人,只是……

“什么?死亡时间和抛尸时间之间多了一天?”林涛有些疑惑的看着手里的尸检报告。

“嗯,之前的案子都是死亡之后的第二天,凶手就抛尸了,但这次是死亡之后的第三天凶手才抛的尸。”秦明伸翻开了之前的卷宗,想把死亡日期指给林涛看,却没来由的楞了一下。

林涛发现了他的异样,便问“怎么了?”

“卷宗的顺序不对。”这不是自己习惯,自己不会把尸检报告放在案情介绍之前。秦明这才把昨天见到方木的事情告诉林涛。其实并非秦明有意隐瞒,只是如果不是自己背上抓痕的刺痛提醒,恐怕就是秦明自己也会把昨晚当做一场梦吧。

林涛听了一拍秦明的后背,笑道“这不是挺好的么,还活着就好,也不枉你这三年的苦等啊!”

秦明却只是低头摩挲着卷宗沉默不语,只是……这案子还能破得了么?



评论
热度 ( 30 )
  1. 罗蓝猞猁 转载了此文字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