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未亡人(上)

白秦明×黑方木 BE预定

啊……lo主的论文已经搞定啦,所以继续填坑啦。这篇是100粉点梗的时候答应几位小天使的黑化木木,结果拖到现在真是对不起啊……鞠躬。 @澈語瞑目  @babylon999  @罗蓝 

这篇大概会分上中下来更,是个小中篇吧。不过因为lo主是那种习惯日常恬淡文风的人,所以没有写过BE。如果不好吃的话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春风吹开了迎春花,人们也纷纷走上街头享受这大好的春光,处处都是在和煦暖阳下笑闹的人们,只是龙番的这个春天也许注定无法平静如常……

 

一道明亮的阳光穿过厚重窗帘的缝隙,好不容易钻进室内,正直直照在黑发男子的眼皮上。男子微微皱了皱眉,瑟缩了一下就要转醒,伸展手脚之间却不慎打翻了一旁的马克杯,咖啡洒了一桌。男子低咒一声,无视了桌上已经被咖啡沾湿的卷宗,反而急忙抢救起了桌上的相框。

龙番市警局的大门前,两个男子比肩而立,一个西服笔挺,面无表情;另一个身着警服,眉眼含笑却也隐隐透出坚毅果敢。男子捧着相框颓然的跌坐在椅子里,掩饰不住的苍白憔悴,与照片中的意气风发相比判若两人。城市之光的案子已经结了,但是秦明却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爱人一面。

 

用双掌用力地搓了搓脸仍旧赶不走彻夜未眠的倦容,秦明叹口气收拾好桌上的一片狼藉。开车去警局的路上,卷宗的内容始终盘踞在秦明的脑海里。最近龙番市发生的一系列案件让整个城市都陷入了莫名的恐慌,警局的压力也不言而喻,只是案件太过诡谲,实在让人无从下手。

赤裸着倒在街头的尸体,颈部动脉被切开,一刀毙命,一点线索都没留下。已经五起了,秦明在心里叹气,自己除了能够判断出伤口是由单刃的锐器造成之外,尸检毫无收获;甚至在后来几具尸体发现之前,就连自杀还是他杀都没法判断。

这样想着车已经开进了龙番市警局的大门,一进办公室就被邰伟拦住了。邰伟递过一张纸来,“签了吧。”

秦明的注意力还在尸检报告上,只是抬头瞥了一眼并不搭腔,宣告公民死亡申请书【1】,已经是三年里的第四封了吧。

邰伟也收敛了平日的痞气,少有的耐心劝道,“签了吧,也是方叔叔和方阿姨的意思,就算是个衣冠冢,也该是你这个未亡人来操持。”

秦明这次头也没抬,“他没死。”

邰伟再也按捺不住,狠狠把那张纸甩在秦明面前,“都三年了!还不够么!你自己爱怎么折腾我管不着,非得让两位老人跟着你难受是不是!”

秦明依旧是那副不言不语的样子,“我说了,他没死。”

“爱签不签,你要是忍心木木做孤魂野鬼,随便你。”邰伟也没了脾气,一把抓起自己的皮夹克就往外走,正巧撞上推门进来的林涛和大宝,三个人对视之间都是一脸的无可奈何,三年了唯有秦明始终笃定方木没死,虽然大家嘴上都不说,其实所有人都已经放弃找到方木的希望,却又不忍心再打击秦明。

 

龙番警局的会议室里还是那副烟雾缭绕的样子,不用说就知道是在开案情分析会。围坐在桌边的大家都是一脸的疲倦,默不作声地狠狠吸着香烟。向来注意这些的秦明,原先就连方木抽烟也要管着,现在却毫不在意的坐在这群老烟枪中间,听着案情介绍。“从今年三月初开始,我市街头不断出现赤裸的无名尸体。”林涛拧着眉,“造成市民恐慌,影响极其恶劣,上级责令限期破案。下面先由二队介绍一下死者身份确认的情况吧。”

二队的一名侦查员看着自己的工作笔记介绍道,“我们将五名死者与近期的失踪人员进行了对比,没有找到符合的人员。但是在指纹的对比过程中,发现了三名潜逃人员。分别是:赵国强,35岁,涉嫌‘二一一’银行抢劫案;张江,40岁,涉嫌强奸杀人;刘明伟,32岁,涉嫌拐卖妇女儿童。其余两人身份尚且不明。”

林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很好,继续对三人的社会关系进行摸排,看看是否有交叉点。接下来,大宝你那边呢?”

大宝拿出一份鉴定报告递给林涛,“尸体完全成赤裸状态,没有留下任何毛发、指纹可供检验。唯一的线索是死者皮肤表面残留有少量的次氯酸,我猜测凶手可能是使用大量的自来水对尸体进行了冲洗。”

秦明也递上了自己的尸检报告,“五具尸体的死因都是失血过多造成的多器官衰竭。尸体表面没有其他伤痕,凶手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对自己的手法有相当的自信。”

大宝点点头表示同意,“确实,他完全没有考虑销毁指纹等可以识别死者身份的特征,他自信到了可以挑衅警方的地步。但是他又是按照什么标准来选择被害人的呢?”

“随机。”

“随机?”大宝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林涛。

“准确来说,应该是对罪犯的无差别杀戮。”林涛的脸色变了变,“在刚刚说到已经查明身份的死者都是在逃犯的时候,我就在思考这五个人都是罪犯的可能性?但是如果这个凶手真的是以畏罪潜逃的罪犯作为目标,那不就意味着,不明身份的两个死者是另外两个没有侦破的案件的嫌疑人?”

听了林涛的话,会议室里一时间鸦雀无声,秦明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如果真的像林涛推测的那样,那么他们将要面对的,就是一个破案速度远在他们之上,还可以获取警方内部资料的无差别杀人凶手。可是就算暂时还无法确认所有的受害者都是其他案件的嫌疑人,这些警察扪心自问哪怕只有一瞬间,谁没想过如果自己可以毫无限制的侦破那些悬案该有多好?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就在大家都陷入沉思之时,大宝突然出声打破了一室寂静,“凶手是如何说服受害者跟他走的?从凶手的手法上来看,他一定有个安全的、不受打扰的巢穴可供处理尸体。但是这些潜逃犯原本就如同惊弓之鸟,警惕性极高,他是如何在不惊动这些人的前提下将他们带走的呢?”

“除非他本来就很擅长和这些人交流。”秦明答道,熟悉犯罪心理学、具有极强的反侦察意识、作案手段干净没有多余的行为,还有接触警方内部资料的渠道……

 

 

【1】根据中国民法通则规定,意外事故中失踪两年及以上者,可由利害关系人(夫妻、子女、父母、兄弟等)签署《宣告公民死亡申请书》,由当地民事法庭宣告死亡。因为中国尚不承认同性婚姻,所以这里由秦明签署就算个我的私设吧。


评论 ( 15 )
热度 ( 37 )
  1. 罗蓝猞猁 转载了此文字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