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十七)

人物OOC预警

       肉章过后总是要来谈个心的,但是这章的人物表现可能会有比较多的作者二创在,所以可能OOC,还请各位小天使见谅。

       另外,有两个设定觉得还是应该讲一下,一直忘记讲23333333

第一,老秦家的结构,各位小天使请参见网剧就好~

第二,这篇的设定是老秦比较家务小能手一点,这个纯属作者的主观臆测。因为这篇老秦比较惨,幼年父母双亡,所以应该自己照顾自己时间比较久;但是相比之下木木大学之前的人生都还是比较顺遂的,所以我猜测可能老秦相对要更擅长家事一些。



       转天睁眼的时候,秦明并不在自己身边。方木除了腰上有些别扭,意外地觉得身体并没有太大负担。在床上翻了个身,窗帘的缝隙里正好洒下一缕晨光,看着阳光里上下起浮地尘埃,方木突然觉得心里很平静,没有预料当中的无法接受,也没有曾经设想过的失落与尴尬。

 

       昨晚自己和秦明做了,以一个Omega的身份。

       这一步,是自己和秦明一起跨过来的,想起昨夜自己的恐惧与无措,方木意识到,有些事情等你真的经历之后反而觉得没什么。在此之前的一切顾虑,在真正面对自己属于Omega的那一半之后,都烟消云散。虽然从前口口声声地说着人生的价值不是性别决定的,但不得不承认潜意识里,自己一直都在拒绝第二性别。甚至仿佛承认第二性别,就是承认了自己身体里有缺陷的那一半,变成了一个只会给别人添麻烦、只能被动地接受他人照顾、一无是处的人。

       但秦明说得对,这些欲望、渴求、脆弱、甚至怯懦,都是组成自己的一部分。接受这些瑕疵,并不意味着否定了“方木”这个个体,恰恰相反,秦明承认了自己作为人的价值。在他眼中,自己不再是那个“侧写师”方木,也不是人们期望中力挽狂澜的天才,而只是一个普通人方木,一个可以哭、可以笑、可以放弃、可以求饶的方木,一个只做“方木”一切就都可以被包容的方木。

 

       门口传来钥匙拧开门锁的声音,秦明进来时手里提着一个药店的小塑料袋,看到方木醒了,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走到客厅的另一端脱下大衣,等到身上的寒气都散尽了,才走到床边问道,“醒了?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方木也轻笑道,“还好,只是腰有些不舒服,使不上劲。”

       秦明从小塑料袋里掏出一支体温计递给方木,“你的直肠有些擦伤,虽然已经上过药了,但还是测一下体温吧,感染的话会很麻烦。”

       方木面上一红但还是接过体温计,夹在腋下。秦明伸手在方木头上揉了一把,“我先去做早饭,量了体温就去洗漱吧,一会吃过早餐腰还是不舒服的话,我再给你按摩。”方木点点头又缩回了被子里。

 

 

       厨房里,秦明从冰箱里拿出一个皮蛋细细剥了、切丁,小心地揭开灶台上小砂锅的盖子,用长柄勺舀了一点尝了尝,咸淡正好。这个小砂锅真是买对了,秦明在心里点点头,把皮蛋丁全加进砂锅里;又像是想起什么,便再切了几片生姜一同扔进锅里,才满意的盖上锅盖。秦明再次打开冰箱取出几个小花卷上锅蒸了,一支体温计便伸到了自己眼前,“嗯,36.8℃,没发烧就好。”方木这才转身去卫生间洗漱,自己并不是看不懂体温计,但秦明一定是那种只有自己亲眼确认过,才能放心的人。

       吃过早饭,秦明收拾好碗筷从厨房出来,就看见方木正端着一杯茶,单腿盘坐在沙发上,慵懒放松地如同一只日光浴的猫;在他右手边的茶几上还摆着一杯咖啡香气正袅袅地升腾。

       “我们谈谈吧。”

       “正有此意。”

 

 

       两人都在沙发上坐定之后反而都不说话,似乎两人都在搜肠刮肚地准备最能准确描述自己心情的措辞。最后还是秦明先打破了这份并不尴尬的静谧,他两手交握、双肘放在分开的双腿上,身体却微微地向方木倾斜,“昨晚的事……可以没有任何意义。”

       方木知道秦明的身体姿态,正在告诉自己他有多么的紧张和认真,摇摇头想要否认什么,却被秦明扣住自己手腕的动作吓了一跳。秦明定定地看着方木的双眼继续道,“方木,我喜欢你。但是我们可以不交往、不标记、不结婚,因为我不要求你为我做什么,也不意味着我想要用什么关系束缚你,更不意味着你要做什么改变。你这样就很好,好吗?”

       方木其实一直以来都清楚秦明对自己抱有什么样的感情,也曾设想过秦明的“动机”。但是这一刻他仍旧为这个男人的赤诚所触动,要是说自己对秦明一点感情都没有纯属自欺欺人,可自己心里到底是如何看待秦明的呢?

 

       “秦明,”方木缓缓地把自己的手腕从对方手里抽出来,“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但是我无比地感谢,你能接纳这样一个堪称残破的我。我脾气很倔、不太擅长家务、心里还有很多现在没办法面对的梦魇、在此之前从没想过要和任何人共度一生,我想……我可能无法成为一个好的伴侣……”

       一旁的秦明无意识地连呼吸都变得很轻,静静地等待着方木接下去的话。方木边说边微微地蹙起了自己的眉头,仿佛正因为什么困惑不解。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对你是一种怎样的感情,我不是那种会说什么情情爱爱的人,只是觉得如果和任何人在一起,都意味着我们有很多的问题需要共同解决的话;除非你遇到了自己更喜欢的人,不然……我希望陪我面对的那个人可以是你。”

     “所以,秦明先生,请问您的余生可还有空?”方木歪头笑着看秦明,带着一种少见的青年人应有的俏皮。

 

       秦明闻言只是点点头,平静地似乎有些过度,对方木说句“稍等”,便起身走到工作台前,从上锁的抽屉里取出一个物件,好像……是个相框?方木离工作台还有些远,看得并不真切。等到秦明把东西拿到自己面前方木这才看清,原来是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看得出照片有点年头了,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风格。相框显然长期是倒扣放置的,边框背面比正面显得更陈旧些。

       “认认人吧,”秦明的声音有些哽咽,“告诉我爸妈,我再不是一个人了。”

 

       方木郑重地从秦明手中接过相框端详起来,小小的秦明约莫七八岁的样子,穿着和父亲一样讲究的小军装,站在父母中间笑得极为天真可爱。秦明身后是一对中年夫妇,男子和现在的秦明长得极像,只是看起来要更为温和儒雅;一旁的夫人也是端庄秀丽的样子,两条乌黑发亮的大辫子,一身和秦明父亲一样的八三式草绿警服更显英气妩媚。

       方木把相框轻轻的放在桌上,在书柜朝向客厅的一面上腾出一小块地方,细细地把相框和书架都擦过一遍,这才小心地把相框摆上去,回头笑着问秦明,“这个位置行吗?”秦明仍旧只是点头,但是分明眼睛里已经有隐隐的泪光。方木也不点破,只是把自己往刚刚铺好的床上一丢,闷闷道,“秦明,我腰疼。”


评论 ( 30 )
热度 ( 89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