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十五)

今日双更啦~嗷嗷,下章就开车啦~


       张东强的案子结了,生活仿佛又回到了往常的轨道上。和方木同住的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月,二月的北方还是有些寒冷,但总归是到了冰雪消融的时候。法医科的各位也少有的偷得浮生半日闲,慵懒地歪在自己的座椅里享受着冬天尾巴尖儿上的阳光。

       秦明也捧着一本《关系:适度依赖让我们走的更近》窝在自己的椅子里,双眼却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盯着外间的人。林涛依旧反坐着靠背椅,两腿一蹬把自己滑到秦明的办公桌边上,“哎,老秦,按照你的要求,我和邰伟把方木案子的卷宗都给你弄来了。为了你和方木的事儿,违反纪律的风险我两都冒了,你可好一点动静都没有。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下手?”

       大宝也抱着一罐蜜饯蹭过来,帮腔道,“就是,上回林涛不是说你‘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么?你这都努力到哪去了?”

       秦明收回视线上下打量着两人,一脸“不是很懂你们在说什么”的表情。又转头继续看着外间正在白板前写写画画的方木。

       林涛用手抹了一把脸,“老秦,你别告诉我你鼻子瞎了,方木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味道,你就一点都没闻着?”大宝也在边上附和着点头。

       秦明看都没看两人,“从理论上来讲,我的鼻子是不存在‘瞎了’的可能的……”

       林涛和大宝难以置信地看着秦明,脸上分明写着“你这是在逗我?”秦明顿了顿又道,“如果你问的是我对方木身上其他alpha的气味怎么想的话,我只能说,方木已经是成年人了,他有权和任何他喜欢的对象交往。”

       林涛和大宝闻言相视一笑,摊手耸了耸肩,找了个角落两人窝在一起吃蜜饯晒太阳去了。

 

       张东强的案子结了之后,方木把李芳华和张东强的审讯录像调出来,在处理其他案子的间隙反复查看了很多遍,最后决定把两个人留下的信息写在白板上,方便自己随时揣摩。

        方木在白板上写下自己已知的线索:

 

李芳华    关键词:命运   

活着就是痛苦,老去也不可避免,死亡将是终结一切的安宁,我想知道你怎么选。

 

张东强    关键词:老人    疾病    导师

痛苦的道路你已经走过了一半,接下来是更接近天堂或是炼狱的考验。

 

       方木向后退开,坐在正对着白板摆放的椅子里,端起自己的茶杯思索着。李芳华是一个信命的人,她相信是自己选择了自己作为信使的命运,相比张东强而言,她提供的信息是非常少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给出的信息不重要。方木放下茶杯走到白板面前,拿起马克笔在“活着”、“老去”、“死亡”三个词下面画上短线,在对应的每个词下面写上“生、老、死”。方木摸着下颌,难道是这个意思?

       刷刷刷,方木又在白板上另起一行快速写下:

 

生  老  病  死  

 

爱别离   怨憎会   求不得   五阴炽

 

       没错了,方木暗忖,这个所谓的“导师”给出的犯罪信息应该就是佛教常说的“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的案子自己都已经解决过了,所以这应该就是“痛苦的道路已经走过了一半”,而接下来的四苦被认为是更深层次的痛苦,也是更接近佛家所说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无上智慧时,必须参透的法门。所以才说是“更接近天堂或是炼狱的考验”么?不对,如果是佛教法门的话为什么要用“天堂”、“炼狱”这种明显带有基督教风格的表述呢?除非……这半句话另有所指。方木抬手在“爱别离”三个字上画圈,这半句话会不会是和下一起案子有关?

 

       秦明依旧坐在自己的椅子里看着外间眉头紧缩的方木,回想起自己在卷宗里看到的方木的过去……自己室友和恋人的死亡之后,这人不但没有意志消沉反而主动加入了案件的侦破。但是在接近真相的过程中,又目睹自己的导师被活活烧死在自己面前。即便是这样,方木仍旧选择坚守了自己心中的司法正义,没有成为那些人想要他变成的罪犯。就算后来因为不再发情,深受不公平地歧视和PTSD的折磨,但是方木却从来都不肯放弃。看过他的卷宗,秦明才明白对于方木而言,成为刑警并不仅仅只是实现自己的梦想这么简单。在方木心中,自己的兄弟、恋人和老师的目光一直都跟在他身后,这些目光是他前进的动力,但也总在辗转反侧的夜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突然的电话铃声打断了秦明的思绪,“我是秦明。”

      “李木瑶,”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再是方木听过的亲和温柔,而是带着吊儿郎当的玩世不恭,“秦明,你不能再和方木住在一起了。”

      “为什么?”秦明淡淡问道。

      “因为你是A,他是O。”

      “我家装了过滤送风系统,而且我的信息素很淡。”秦明还是没明白对方想说什么。

      “啧,”电话那头的声音更添戏谑,“我这不是怕你忍不住么,像你这样久不发情的老处男可是很可怕的,伤了你家方木我怕你后悔都来不及。”

     “我不会……”秦明还想否认。

       那人的声音却突然严肃起来,“秦明你听着,我现在是在违反我的职业道德跟你打这通电话。”秦明闻言也不再多话,而是认真听李木瑶说。“你会把方木带到我这里来,就说明他对你来说非常的特别。你是我多年好友,我知道你也是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个人,我也不希望你们错过。所以我才背叛了希波克拉底誓言,告诉你这些事:方木的Omega激素水平很高,这意味着什么不用我再多说吧?如果意外标记,导致链接不够稳定对于方木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我知道了。”秦明的声音依旧听不出什么波澜,“办事的时候一定请你。”

       李木瑶又恢复了那戏谑的语气,“这就对了,到时候记得给我封个大点的红包啊。”

 

 

       这天晚上。

       两人吃过晚饭后,方木便对秦明道,“我晚上出去一趟,可能……不回来了,你早点睡吧。”在3D解剖学软件前忙碌着,秦明头都没抬,“嗯。”

       方木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一个酒吧的名字,司机就发动了汽车。方木靠在后排的座椅上,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这段时间,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也越来越难以忍受和秦明同处一室。虽然秦明一直小心地收敛着自己的信息素,可是他本身的存在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霓虹招牌,撩拨着自己的本能。所以终于下定决心,是时候给自己找个alpha了,李医生说得没错,只要不被标记什么都不会发生。而且陌生人最好,各取所需之后就分道扬镳。

       现在的alpha都是这么没教养的混蛋么?进入酒吧半小时不到方木就怒气冲冲推门离开了酒吧,言语羞辱就算了,居然还企图给自己下药?要不是没证据一定把他送进局子里待几天。谁知道那个alpha不死心的追了出来,伸手想要揽住方木的肩,“别走嘛……”方木心头火起,扣住肩头那人的腕骨,一拧身就给了那人一个过肩摔。回头的瞬间,却看到了街角不远处停着秦明的车,目光碰巧和秦明撞在一起。

       走到车边上,秦明降下车窗,只道“上车。”一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回到家,秦明也只是泡了杯茶递给方木,就转身回到咖啡机前,却半晌都没有动作。“谢谢。”正当方木打算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听到了秦明轻到似乎是怕惊扰到什么的声音,“你就……这么讨厌我?”

 

 


评论 ( 12 )
热度 ( 66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