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十四)

       还是那个熟悉的审讯室,方木这次没有提前在观察室里观察嫌疑人,而是直接坐到了嫌疑人对面。张东强长相异常的平淡无奇,甚至与其说他是研发部的工程师,不如说他是车间工人更能取信于人。但是不知道是否是心理因素作祟,方木第一眼见到他就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嘿嘿,方木,我们终于见面啦。”张东强的声音意外地嘶哑难听,一双浑浊的眼睛透过油腻且落满灰尘的眼镜镜片,死死地盯着方木。“怎么样?我送你的礼物还喜欢吗?”说罢深深吸了口气,“嗯?看来方警官运气不错,这样都没被标记?”

       方木云淡风轻的一笑,“怎么?看到我没被标记,你很失望?”

      “嘿嘿嘿,”张东强怪笑着,“失望?我一点都不失望。方警官这个问题问得可是有失水准啊。”

       方木也不反驳,“别总说我的事情了,我们来聊点别的吧?”

       张东强如同毒蛇一般的目光在方木的脸上游移,“比如?”

      方木心里泛起强烈的恶心,但是他的面色依旧轻松自如,甚至换了个更舒适的坐姿,直视着张东强的眼睛,“张倩。”

      “哦……”张东强做出一副浮夸的恍然大悟的样子,“你们不是都破案了么?还问我做什么?”

      “你和你妹妹的关系是因为什么恶化的?”方木决定单刀直入。

      “方警官,我不得不说你的能力真的开始退步了。”张东强用一种看着不争气的学生一般的眼神看着方木。

       方木仍旧只是笑笑,“我只是更想听你说。”

       张东强却摇摇头,“不,李芳华是信使,而我也同样带来了信息,算是你解开第三个谜团的奖励。只有你正确分析出我的动机,我才会把信息告诉你。”

       方木不可置否地点点头,“很公平,原因很显然不是么?因为你也是Omega。”

       张东强笑笑,“只是猜测出一个结果,不能算什么本事吧?这样的态度,方警官你可是会输掉游戏的。”

 

       观察室里的林涛愤愤道,“这些变态,居然用人命来玩游戏?”秦明仍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双眼却死死地盯着审讯室里那人,“因为他们认定了我们输不起,而我们确实如此。”这些天里,秦明不知道多少次的后怕,如果当时不是方木当机立断让所有人撤离,如果大宝和自己没有及时赶到,如果抑制剂失效……后果如何,秦明不敢去想,方木再也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也许可能是最好的结果。而最坏的结果……方木可能因此失去生命……虽然只和他结识了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但是秦明无法想象如果方木死了,自己的生活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另一边方木并不知道秦明的心里正遭受着什么样的煎熬,他只是将双手合成塔状抵在下颌,将自己的推理娓娓道来,“首先,明明alpha发情诱导药物要容易制作得多,但是你却选择了更难制作的Omega强制发情药物。其次,你并不想要我死或者被标记。警队里有那么多的alpha,如果诱导他们发情,我必死无疑。但是你却选择了向我下药,显然地,你只是想看我在发情期中挣扎,承受这个性别最痛彻心扉的折磨,为此你甚至体贴地密封了出租屋,就是怕我的信息素外泄吧?”方木说着,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意,仿佛他在讲述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秦明透过单向玻璃看着那人,方木在推理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令人着迷的自信和肯定,但是此时方木的冷静淡定却让秦明的心抽痛着,他明明很愤怒、甚至有些害怕,但为了将凶手绳之以法却强撑着,审问那个造成这一切的刽子手。林涛和大宝却一脸云里雾里的表情,感叹道,“这个罪犯真的很莫名其妙啊,做了这么多就只是要让方木尝尝发情的滋味?”秦明却摇摇头,“他想让方木品尝的是,在一群alpha中发情,面临随时可能到来的威胁时的恐惧和无助。”

       方木脸上笑意更盛,“这一切都指向一个再明显不顾的结论,就是——你也是个Omega,而你痛恨这个性别。你其实是个智力水平很高的人,可以在那种条件下完成强制发情药物的制作。只不过很可惜,我有心因性的发情障碍,所以你的药物没能起到预想的结果。结合你现在的状况来看,这种痛恨自身性别的原因只可能来自你的童年,现在来谈谈吧,你小时候和你妹妹之间发生了什么?”

 

       张东强听了鼓掌大笑起来,嘶哑难听的笑声在审讯室里回荡,显得无比诡异骇人,“哈哈哈哈,这才是方警官的真实水平吧,果然名不虚传。”他突然从眼镜框的上方冷冷地盯着方木,“你从来没有觉得作为男性,却分化成了Omega,是一种错误吗?这本不该发生,是我们生病了!”

       秦明心下一凛,确实,有很多人觉得男性就应该阳刚强势,而男性Omega因为可以生育还有发情期等等原因被认为是“女性化、弱势化”的,在社会上受到种种歧视,更容易遭受家暴或者拐卖,甚至被自己的家人遗弃或虐待。想到这,秦明不由地又看了审讯室里那个虽然瘦削但仍旧倔强的背影,突然有点期待他的答案。

       方木闻言点点头,“社会对于部分性别确实很不友好,但是我不想因此就低头屈从于他人对我的定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这个价值应该高于他(她)的性别。而且我有真正想要为之拼尽全力、甚至为之献出生命的事情要做。”

       张东强自嘲地笑了,“嘿嘿嘿,要是我早些知道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他突然卷起了自己的衬衣袖子,露出伤痕累累的双臂伸到方木面前,“看看吧,我浑身上下都是这个样子!”那些伤痕有烟头的烫伤、割伤、甚至还有牙印……“这一切都拜我的好妹妹所赐。”

       “她虐待你?”方木忍不住向前探身。

 

       张东强摇摇头,颓废的倚在椅子里,跟一旁的民警讨了根烟颤抖着手点上,缓缓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我出生时家里还是很高兴的,但是不久后发现我分化成了Omega,父母就又生了妹妹。妹妹虽然也是Omega,父母却特别的高兴。因为女性Omega在婚恋时非常抢手,但是相比之下人们觉得男性Omega就像是一个错误。所以我在学校里受尽欺凌,父母也不喜欢我,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妹妹身上,有好吃的也会先给妹妹。其实要只是这样,我也可以有惊无险地长大。直到……发情期的到来,我因为营养不良,第一次发情期比妹妹来的要晚,因为疏于管教,当时的我,甚至连基本的Omega生理知识都一无所知。她趁着父母不在家,把邻近发情的我带到村里荒废的粮仓附近,里面是一群高年级的alpha学生。她把我推了进去,然后锁上了门。”

       张东强突然有些情绪失控,“她就那样走了!她就那样留下我离开了!”这下不论是审讯室还是观察室都一片寂静……“等我醒来,已经不知道是几天后的晚上了,我浑身是伤的偷偷跑回家,父母根本没有发现我失踪了,我也不敢声张只好在噩梦和恐惧中挨过了一个又一个夜晚。后来也许是因为初次发情的缘故,我很幸运地没有怀孕,顺利考上了大学。虽然也曾几度面临辍学,但是我勤工俭学倒也挨到了大学毕业,就在我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时候,父母突然说生了重病要我回家。等我回到老家才发现这一切都是为了把我骗回去结婚!结婚的对象就是曾经那群alpha其中之一……在我考上大学之后,那些alpha把曾经那件事在村里到处炫耀,我父母觉得有辱脸面,怕妹妹之后不好嫁,就答应了那家的求亲,将那件事说成无知小孩偷尝禁果……父母明知道我可能被怎样对待,为了脸面、为了妹妹能嫁得好,还是决定‘绑也要把我绑到那家人家中’。婚后我会遭受家暴也不稀奇,但是当那人知道我的孩子也有很大的可能是男性Omega的时候,他……他把我的儿子掐死了……甚至后来反展到让我反复怀孕、流产……直到我再也无法生育……忍无可忍的我最后决定用最像意外的方式杀死了他,我知道他对花生过敏,就把家里常吃的芝麻酱换成了花生酱,然后去村里别家串门留下不在场证明……就这样,我变成了一个杀手,我离开了村子,后来我又用相同的方法杀死远在H省养老院的父母。在我准备杀死张倩的时候,我遇到了导师。”

       张东强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安详到诡异的微笑,“导师对我的手法给予了非常高度的赞扬,并开始接纳我,为我安排任务,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价值。”张东强顿了顿,似是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导师让我告诉你,到目前为之你表现得都很好,导师非常满意希望你能继续保持。你也不用费心找他,毕竟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时候;接下来是给你的提示,痛苦的道路你已经走过了一半,接下来是更接近天堂或是炼狱的考验。”

 

 


评论 ( 15 )
热度 ( 77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