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番外四)

这是小天使 @小妖鸑鷟 想看的额外的新年番外~

跟点梗白秦X黑木的小天使 @冥澈噬灵   @罗蓝  @babylon999 解释一下,黑木的这篇lo主已经在构思了,但是可能会写成一个中短篇,年前可能来不及更了,所以还请耐心等待一下~鞠躬~



       两个人住在一起,食物水果之类的东西总是消耗得更快些。这天好不容易两人都有了一个休息日,便决定一同去超市采购。

 

       经过鲜肉区的时候秦明停住了脚步,对方木说道,“晚饭炖牛腩吃吧,今天难得有时间,炖久些更好入味。”方木自然也没什么意见,秦明指着冷藏柜里一块牛腩对店员说道,“那块牛腩称斤,谢谢。”接过牛腩后秦明又推车走向了蔬菜区,要做炖牛腩,光有牛腩是不够的;秦明打算再买些西红柿和胡萝卜作为配菜。称好了胡萝卜,秦明转身去挑西红柿,等他再回过头来时发现,嗯?

     “方木,刚称的胡萝卜呢?”

     “我……我不喜欢胡萝卜的味道,能不能不买?”方木鲜少的表达出了对于饮食的偏好。谁知道秦明却毫不买账,“每次书房只开台灯的时候,你走路就会比平时慢很多,你觉得以我的专业水准是看不出来你夜盲吗?”双手叉腰的秦明脸上虽然看似没有表情,方木却读出了,“一切妄图挑食的借口都不会得逞”的意味。迫于秦明目光的压力,方木只好乖乖地把已经放回架子的一整袋胡萝卜拎回手推车上。

 

       经过冷藏区的时候,方木示意秦明稍等,就在一边挑起了培根,想起今早牛奶也喝完了,便转头对推着车的人说道,“秦明,家里牛奶喝完了,你再拿一桶吧。”话一出口,方木就有点后悔,这种语气听起来……好像新婚的夫夫啊……不不不,自己这是想什么呢……旁边牛奶厂商的一位销售员,走上前对秦明和方木推销起来,“两位感情真好啊,这里是……”方木有些慌乱,“额……不不不,我们不是。”销售员笑容更亲切了,“啊,是这样啊,是我不好,因为两位看起来十分般配我就先入为主了。”说着却拿起一旁桶装的牛奶对秦明道,“我们公司正在做活动的产品,两位需要牛奶的话可考虑采购的。”秦明还是那副面瘫的样子,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拿过那桶牛奶放在了手推车里。

 

       方木在秦明家已经住了小半月,虽然警队宿舍的暖气早就修好了,可愣是没人再提过这件事,就像是集体失忆似的。很久以后再被问起时,秦明振振有词道,“木木当时状况不稳定,住在警队宿舍alpha太多,容易出意外。我的房子装了过滤送风系统,木木住在我家合情合理。”

       因为秦明家只有一张床,起先的时候,两个人为了谁睡床还争执过一番。方木只是觉得,自己住进秦明家来,已经够给他添麻烦的了,哪里还有把屋主挤去睡沙发的道理?而秦明只用了一句话就让方木毫无招架之力……

      “我记得……你不是还挺喜欢我那床被子的么?”

       方木知道秦明说的是自己第一次在秦明家中醒来时的痴汉行径,面色僵硬的别过头去。方木的皮肤很白,只要脸红就会异常的明显,所以脸红时他总是会下意识的藏起来。可方木不知道的是……秦明勾起嘴角,与往日不同饶有兴味地笑,逆光时柔软纤薄、红透了的耳廓其实更容易出卖方木内心的那些小涟漪……

       秦明委身沙发的日子并没有过太久,方木住进秦明家的第三天,秦明就在书房的另一头支起了一张单人行军床,两人也渐渐习惯了在漆黑寂静中伴着另一个人的呼吸声入睡的夜晚。

 

       不过日子也并非这样平顺地度过。

       这是什么声音……总不至于是家里进了小偷吧?秦明在迷迷蒙蒙中想着。不……是方木,是方木做噩梦了。秦明倏而清醒过来,在黑暗中睁着双眼听着……方木好像在蹬踹着什么,还发出了呼吸不畅的喉音。秦明不敢大意,迅速起身到床边查看方木的情况。轻手轻脚地打开床头的小夜灯,秦明发现,方木的左手正紧紧扼住自己的喉咙,右手则握着左手的手腕奋力向外拖拽,而方木的整个身体都因为痛苦不停挣扎着。“呃呃……呃啊……”几近窒息的喉音和不正常的潮红面色,无一不彰显着方木正在经历异常惨烈的梦魇。

       秦明也不敢贸然唤醒深陷其中的方木,爬上床的另一侧,秦明伸手轻轻松开方木的右手,然后握住他左手的手腕,缓缓地把这只左手从方木的脖颈上解开。男人宽大的手掌轻轻松松的环住了方木的手腕,啧,好细……秦明止不住的心疼,低头吮吻起那人的指尖,一边用拇指在方木的掌心轻轻按揉抚慰着,舌尖上是汗液微微的咸,虽然知道可能只是自己的错觉,但是秦明还是觉得自己似乎尝到了方木的味道,淡淡的清苦像是咖啡又像是药香。身旁的青年睡得似乎安稳了些,翻了个身与秦明面对面侧躺着,呼吸逐渐变得平稳又绵长。

       背对着灯光,方木的面孔模糊不清,但还是让秦明心底柔软的一塌糊涂,近乎虔诚地在方木掌心印下一吻,将方木的左手放在枕侧就准备下床。没想到床上睡着的青年却向秦明的方向蹭了蹭,发出不满的梦呓,甚至伸出手来试图阻拦秦明的离开……体会着怀中人与清醒时的倔强坚韧完全不同的孩子气,秦明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又坐回原来的位置。忍不住伸手摸摸了青年人细软的发,方木无意识地蹭了蹭秦明的掌心作为回应,又安稳地睡去。

       对了,秦明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单手撑着头,侧卧在方木边上,秦明将刚刚挣扎时滑落的被子重新拉到方木的下颌,掖好了被角。才将左手轻轻地覆在方木凸出的那对蝴蝶骨之间,啧,好瘦……秦明忍不住腹诽,但还是模仿着模糊记忆中母亲曾做的那样,别扭生疏却温柔地轻拍着青年的后背。直至自己也不知何时睡去……

 

     “唔,”方木如同往常一样醒来,习惯性地想揉揉眼睛,却发现自己正被人搂在怀中,而自己刚刚的动作已经将身旁人惊醒。撞上身旁那对同样黑沉的眸子,方木觉得似乎在那人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木木,早安。”

 

       方木脑中不合时宜的出现了早已忘记从何处看来的诗句——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评论 ( 43 )
热度 ( 76 )
  1. 罗蓝猞猁 转载了此文字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