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番外三)

嗷嗷,今天更一篇应景的番外~lo主在这里给大家拜个早年~恭祝各位小天使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秦明对于传统节日向来没有什么感觉,小时候的事情已经记不得太多了,父母死后再没有什么亲戚往来。过不过节对于他来说没什么区别,今年的春节也不过如此。

 

       今晚就是大年三十了,秦明如同往年一样申请了除夕夜的值班,好让其他同事可以回家过年。出乎秦明意料地,今年的申请没有被批准。林涛只是揽过他的肩,“年年都是你值班,大家都怪不好意思的。今年这么辛苦,你也回去休息两天,来年好再接再厉不是。”签到之后,秦明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赶回了家。

 

       不过也没什么,只是和往常一样,下班回家而已。秦明掏出钥匙打开门锁,扑面而来的寒冷和黑暗还是让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换好睡袍,秦明打扫好自己的工作台,小心翼翼地从工作台下面捧出一匹光滑细腻的绸缎。浓翠的缎子上是大团的五蝠捧寿纹样,虽然不说如何雍容倒也素雅,福寿安康的祝愿不言而喻。秦明认认真真地洗好了手,轻轻的抚摸着缎子上的纹样,有些出神。

       没有人知道,在秦明巨大衣橱的深处有一个样式极简的樟木箱子,里面是整整二十多套用料考究、版式端正的旗袍和西服。自从秦明学会缝纫的那一年开始,他便一直坚持一年一套的做着。虽然知道,他们再也没有机会看看自己的手艺,再也没有机会……哪怕不穿只是摸一摸这些成衣。秦明心里比谁都清楚……可他无法抑制自己,只想一直做……一直做……

 

       木质的标尺、白色的划粉、剪刀、大头针、盘扣,烂熟于心的尺寸……秦明专注地标记、裁剪、缝纫、绾扣……他任由自己淹没在一室的寂静中……只是看着手中的布料和针线,就算是世界末日来临也不能动摇他分毫。只有这种时刻,秦明才觉得自己和他们前所未有的接近,仿佛他们就站在自己身后温柔地注视着自己,一如幼年的自己读书学习时他们曾做的那样……

 

       突然的门铃划破了一室近乎凝滞的时空,秦明无可奈何的放下手中的布料,拉开门的一瞬声音带着些被打扰的不快。

     “谁?”

       两个装满食材的大塑料袋挡住了来人的面孔,“老秦你猜猜我是谁啊?”

     “林涛,你这是做什么?”秦明还是有点莫名其妙。林涛倒是没理他,放下双臂用肩膀顶顶秦明,“老秦你快让让,这么多的东西全让我一个人拎着,累傻小子似的。”说着就从半开的门缝间挤了进来。后面还跟着提了一兜各式水果的大宝,最后跟着秦明最没想到的人,方木。方木抱着一个泡沫箱对着秦明笑了笑,也走进房里。

 

     “你们这到底是干嘛来了?”秦明双手叉腰拧眉看着自说自话冲进自己家客厅和厨房,已经指挥着大宝和方木忙活起来的林涛。“诶诶诶,方木你快点,房子里面这么热,一会海鲜要化了。”林涛正站在厨房门口招手让方木赶快把箱子搬进厨房,这才顾得上搭理秦明,“当然是来你家欢度春节啊?”林涛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和方木都口淡,咱们吃海底捞得了,又暖和又热闹,怎么样?”

       秦明还是叉着腰伸手比划了一下对面的三人,“我说你们都不用回家过年的吗?”林涛挑挑眉,“我家就在龙番,明儿一早回去就行了,知道我在你这过年没值班,我爸妈也放心。”大宝也笑眯眯的说,“我家也在龙番,听了林涛的主意来蹭饭吃。”说完两个人就钻进厨房捣鼓海底捞去了。

 

       客厅就剩下秦明和方木,两人一起将糖、水果等等的零食分类装盘。

     “那你呢?过年不用回家?”

       方木正忙着将瓜子倒进空果盘里,也没抬头,“我跟家里说了,参加单位新春联欢会。”

     “嗯……能耐大了,还学会撒谎了。”秦明转身收拾起自己的工作台,木尺、针线一一放好,最后轻轻捧起做了一半的旗袍和剩余的布料,抚平布料上的褶皱细细叠了。

     “噗,”方木轻笑,“我没说谎啊,四个人的微型联欢会也是联欢会。而且爸妈听说了反而挺高兴,让我好好和同事相处。”

     “嗯,那就好。”秦明默默的把手上的半成品放进箱子,便不再多话。

 

       晚饭在海底捞蒸腾的热气当中度过,因为吃的都是些海鲜,在秦明的坚决反对下,大家都只喝了点果汁汽水了事。饭后方木主动提出要洗碗打扫,林涛和大宝以果汁代酒划拳正玩在兴头上,就也由着方木去了。林涛伸长脖子确信方木已经进了厨房听不到他们说话,才转过脸来对秦明一挑眉,“没看出来,还贤惠的,老秦你什么意见?”

       秦明还捏着手术刀和最后一只螃蟹艰苦奋斗,“什么什么意见?”

     “唉,我说,你跟我你还装上傻了?”林涛冲着厨房扬扬下巴,“方木啊,你觉得怎么样?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么?从第一天人家来做侧写,你那眼睛就跟粘在人家身上一样,还专门做了西服跟人家道歉,之前张东强案方木出事你着急的跟什么似的。你真以为我上学的时候净追小姑娘,侦查学全喂狗了?”

       秦明少有的心思被人揭穿,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他揉了揉自己的鼻翼,“我不知道。”

     “诶,老秦,”大宝也加入到八卦大军里,“我说你这叫什么话啊,什么叫不知道啊?”

       秦明轻咳一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我……咳,我不知道什么叫喜欢……我只是看不得他受苦。但是从心理学角度上讲,也可能是出于对他专业能力的欣赏,以及对我自身过去没有得到亲密关系安慰的补偿……”说到自己的专业,秦明倒是流利了不少。

      “停停停,”大宝做了个“打住”的手势,“谁让你做心理学报告了……”

       林涛脸上倒是闪过一丝了然的笑,打断了大宝的话,“得了,老秦这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

 

       见不得人受苦,分明就是爱惨了,自己还不知道。

       老秦,你也有今天。


评论 ( 20 )
热度 ( 59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