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十二)

     “嗯……唔”,方木只觉得自己睡了格外香甜和悠长的一觉。缓缓睁开双眼,看到的是陌生的铁灰色天花板,这里不是警队宿舍,自己这是在哪?方木侧过头看到了床尾的书桌,大宝正坐在桌前的椅子上单手撑着头打盹。

      “哟,木木,你总算醒啦。”大宝听到方木尝试起身的动静也醒了过来,“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我这是这么了,方木还有些晃神。对了,自己和林涛去张东强的出租屋调查,被下了药强制发情……方木一把抓住大宝的手臂,焦急问道,“我现在在哪?我是怎么到这来的,你们是叫了救护车吗?”

       大宝被方木捏疼了手臂,却只是覆上方木的手,轻轻拍了拍,“木木,你别着急。”随即递给方木一杯水,“你先喝点水我慢慢告诉你。你一出事,林涛就打电话给我,要我送抑制剂来。老秦怕出事,也就跟着一起来了,因为担心我没办法压制发情期的你,最后是老秦进去给你打了抑制剂,抱你出来的。”说道这,大宝故意停顿下来看了看方木的神情。发现对方显然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大宝便在心里笑笑,确定对方已经消化了这个消息,继续道,“警队宿舍也回不去了,刚好老秦的房子新装了过滤送风系统,就把你送到这来了。”

        方木端着水杯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案子呢?张东强抓到了吗?”

      “二队已经在火车站、飞机场还有高速公路一类的地方布控了,抓住张东强只是时间问题。”大宝拿过方木手里的水杯,示意对方躺下,“木木,你刚醒来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要多休息,别太担心案子的事情,有我们呢。”

       方木也觉得自己还是有些昏沉沉的,就点点头顺从地又躺回被子里,迷迷蒙蒙间听大宝念叨,“我去给林涛打个电话,你都睡了三天了,急得老秦就差上树了,要是再不醒……”敌不过一波一波的困意袭来,方木便放任自己沉入了黑甜的梦境。

 

       等到方木再次睁开眼,已经是晚上了。房间里没有开灯,方木觉得自己的精神已经好多了,只是肌肉还有些酸痛,不想起身……方木又向被子里缩了缩,才后知后觉的想,这是秦明的被褥……呼吸间笼罩着的,除了洗衣液的淡淡香味以外,都是秦明清冷的信息素的气味,带来那种熟悉的安心。方木忍不住用脸颊在被褥上轻轻地蹭了两下。我这是在干嘛?方木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简直堪称少女……幸好没人看到,方木不由地暗想。

       头顶的灯突然打开了,方木被突如其来的灯光刺激的眯起眼来,“醒了的话就起来吃点东西吧。”方木这才发现秦明就坐在之前大宝坐过的椅子里,那刚刚自己的痴汉行为岂不是全被秦明看在眼里?饶是方木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虽然自己之前和陈希交往过,但是那毕竟只是自己的初恋。而后来陈希去世后,方木便再也无暇顾及这些心思。

 

       自从大宝告诉方木,是秦明把自己从出租屋里抱出来,再联系秦明之前对自己的种种维护,方木也说不上来现在的自己是一种怎样的心情。要说自己对秦明没有任何感觉,显然是自欺欺人,但是……秦明这样好的人……方木一边想着一边走到餐桌旁坐下,秦明从厨房端出一碗海鲜粥,“知道你是南方人,估摸着你快醒了,就做了点海鲜粥,一直文火煨着,趁热吃吧。”

     “谢谢”,方木接过秦明递来的粥碗,一勺一勺默默地吃着。秦明则回到书桌前写起了结案报告。方木不时抬眼偷偷看秦明一眼。男子虽然只是穿着简单的家居服,但是周身凌厉的气质和穿着标准三件套时别无二致,举手投足间仍旧透露出不可言说的贵气。秦明站起身来,在头顶的书架里找书。身姿挺拔,动作流畅,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确定而优雅。

      “你不好好吃饭,看我干吗?”秦明从书架后捉到了方木偷看自己的眼神,“是粥不合口吗?”

       方木的脸上闪过一瞬被抓包的羞怯,“没有,粥很好吃。”旋即轻笑道,“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秦明也被方木少有的俏皮逗笑了,与他平日里给人留下的严肃印象不同。秦明的笑意外的干净,还带着经由世事打磨历练之后的温柔,就像是落雪后云开雾散,洒下的第一缕阳光。

      “吃饭。”

 

       饭后方木自觉地去厨房洗了碗筷,正准备从秦明的书架上挑一本书来看。秦明却指指墙角的行李,“在你还睡着的时候,我就把你的东西从办公室里取回来了,浴室在那边你先去洗洗吧。我就在外面,缺什么记得叫我。”

       方木点点头,去墙角收拾起洗漱用品就进了浴室。浴室完全就是鲜明的秦式风格,黑色的瓷砖、白色大理石的洗漱台。牙刷、剃须刀、刮胡泡……摆放的整整齐齐,方木也学着秦明的条理,摆放好自己的东西。

       热水从花洒里争先恐后的奔涌而下,驱散了肌肉的紧绷和酸楚,方木把额前的头发捋到额后。放肆地享受着这一刻的松弛,要是三个月前有人告诉自己,方木你会搬去和一个alpha同住,还会交到三个很好的朋友,自己一定不会相信……早就习惯独来独往了,本来以为自己也许某天会死在追击凶手的路上,但是没想到人生却出现了这样的转折……方木甩甩了头,果然激素水平的变化会让自己变得多愁善感,还是别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顺其自然也许会比较好。

 

       方木从浴室出来时发现书架已经空出来一半的空间。秦明仍旧坐在桌前写着结案报告,看到方木出来便随意的往身后一指,“书架和衣橱都已经空出了一半的空间,你可以把自己的东西都放上去。早点休息吧,我大学时代的同学现在在Omega诊所任职,专业素质还算说得过去、口风也很紧,我已经帮你预约好了,明早我们一起过去。”

       听闻秦明的安排之后方木没来由的有些气闷。歪头看着秦明,“要是我说不想去呢?”话音未落,方木也有些怔忪,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秦明闻言转过身来看着方木,显然没有预料到方木会是这样的反应,“为什么?”

     “秦明,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帮助,还提供住处给我。但是这件事情到底属于我的个人隐私,我还是想保有一点个人空间。”方木有点不敢抬头看秦明的脸色。

     “没错,”秦明恍然大悟般点点头,“我只是考虑到你对龙番不太熟悉,我明天只开车送你到诊所,帮你引荐医生之后就在诊所外等你。”

       已经说出口的话让方木有些追悔莫及……觉得自己有些不知好歹。秦明也是好心想要帮忙而已,自己这是在闹什么脾气?可事已至此也不知道还能对秦明再说些什么,两个人之间陷入了莫名的沉寂。

      “那……晚安。”最后,方木只好叹息一声,看着秦明的后脑勺轻声说道。

         秦明也没有回头,“嗯,晚安。”


评论 ( 26 )
热度 ( 78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