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十一)

今天LO主家中有事,所以提前更新啦~谢谢各位观看的小天使~鞠躬~

这章秦科长终于上线啦2333333



       热,好热……从身体内部上涌的热浪席卷了方木的全身,他已经无法辨认热流从何而来,身体和外界的边缘也早已模糊。仿佛空气都在燃烧,自己又回到了那一年烈焰熊熊的宿舍楼,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凄厉的惨叫声、还有什么人的低语声混杂在一起,变成了嘈杂的背景音,狠狠碾过方木的脑海。方木无力的捧住自己的头、拉扯着自己的头发,缩在墙角扭曲挣扎。

       不是的,这不是我,不是的……我不……我绝不……我绝不屈从于自己的软弱。方木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弃抗争,无奈身体早已背叛了理智……皮肤敏感到了极致,背脊抵在墙上隔着衣物传来粗糙砖墙的触感,还是让方木不自觉地在上面磨蹭起了自己的身体。双腿也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相互纠缠摩擦。方木几乎被感官神经的冲动逼迫至崩溃的边缘,不……不……我不能……不能……可是,可是,谁来救救我……

 

     “林涛,抑制剂。”大宝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林涛身边,低声说。身后还跟着同样行色匆匆的秦明。“林涛,到底什么情况。”虽然在来的路上,林涛已经在电话里向两人大致说明了情况,但是秦明还是坚持要林涛再详细的说一遍。听过林涛的叙述后,秦明也明白了,这根本就是一个针对方木的圈套。沉吟了一下,秦明从大宝手中拿过抑制剂,“我进去吧。”秦明抬手制止了林涛和大宝接下来的话,“我知道你们的担忧,可大宝毕竟是个女孩子,未必能够压制住发情期的方木。但是我们现在打电话叫救护车的话,方木这辈子都别想当刑警了。所以最稳妥的方法就是让我进去,毕竟我受过一定的医学训练,也有足够的力量。如果我进去半小时后还没出来,你们再打电话叫救护车。”

       林涛叹了口气,“也只有按你说的做了,希望方木能挺过这一劫吧。”

 

       秦明推开出租屋的门,小心的钻了进去。苦,这是秦明唯一能分辨出的气味。如同一大碗浓重粘稠的中药汁兜头浇下,清苦的气味顺着毛孔往秦明的身体里钻。他终于明白方木第一天来到警局时那些人说的,“味道奇怪”是怎么回事了。方木的信息素与其他Omega完全不同,没有任何甜腻勾人的气息,反倒是极苦……苦的只是闻上一闻,就足够让人舌根发疼。秦明此时却很庆幸,方木的信息素是如此苦涩,虽然自己条件反射般的口唇发干,不过还能保持近乎完全清醒的状态。

       秦明慢慢靠近那块将整间房屋分作两半的塑料布,轻轻的捏住边缘,手腕一抖就挑开塑料布,迅速地进到后半部分的空间里。此时的他根本无暇打量屋内的陈设,墙角蜷缩着的青年已经攫取了秦明所有的注意力。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方木,呢子大衣和套头毛衣早在体温不断攀升的阶段,就被脱下甩在一旁;大量的汗水从白色衬衫底下浸润到表面,勾勒出青年单薄的胸膛和柔韧的腰线。脆弱而诱人,情欲和不屈在他身上混合成更加夺人目光、摄人心魄的妍丽。出租屋简陋的环境,和年久未曾更换的钨丝灯泡洒下的橙色暖光,反衬出青年身上若有似无、甚至有些不合时宜的圣洁空灵。

 

       秦明柔声唤着青年的名字,一边伸出手去,“方木,方木?”不料那人却向墙角里缩得更紧了些。秦明耐着性子,小心翼翼地向前迈出一步,将手臂伸得更长了些,“方木?木木?”墙角的人慢慢挣扎着起身,半倚在墙上,也向着秦明的方向伸出手来。秦明心下一喜,就想顺势把方木揽进怀里……

     “滚!”青年虽已气若游丝,干涸的唇间吐出的字眼却仍旧坚决。秦明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被方木打落的手臂,从进门以来就一直被秦明刻意忽略的情动,混合着alpha被发情期的Omega拒绝的狂怒本能,终于战胜了理智,冷冽落雪的清新水汽味道以秦明为中心爆发开来,和浓重的清苦纠葛交缠在一起。

     “秦……明?”雪后干燥寒冷的气息如同一柄利剑,穿透了情欲的火海,为方木早已混沌的大脑带来一丝清明。他缓缓抬起头,向着信息素的源头方向寻觅着,如同离开母亲的幼猫。

       方木迷茫的神色如同冷水,瞬间就将秦明心里刚刚升腾起来的欲念扑灭。方木那双总是闪烁着精光的眸子此时已经完全失去焦距,睁大的圆眼就像受到惊吓的小鹿一般的黑亮湿润,直直撞进秦明心里。方木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但还是抗拒着任何人的靠近……就算是如今这般田地,也不肯放弃与本能抗挣,好保有自己最后的尊严么……

       思及此处,秦明的声音更加温和,动作也愈发轻柔,“木木,是我,我带了抑制剂。”秦明拿出注射器在方木眼前晃了晃。

     “秦明……我难受……”方木的声音是秦明从未听闻的软糯和无措,秦明心里不由的有些丝丝拉拉的抽痛,他轻声哄道,“一会就好了,注射了抑制剂就好了,就不难受了……”一边试着逐渐靠近方木。

       四米、三米、两米……这也许是秦明这一生走过最长的五米,就在他距离方木还有不到两米的时候,方木突然身形一软就要栽倒在地上,恐怕是坚持对抗本能和情欲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方木完全失去了意识。秦明不敢大意,长臂一伸接住了倒下来的方木,把方木的头靠在自己的肩窝露出白皙的脖颈,举起笔式注射器就扎了下去。秦明没有想到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这人,居然是在这样一种危急的情况下……

 

       门外林涛和大宝正焦急地来回踱着步,看到秦明打横抱着方木出来便赶紧迎了上去。“怎么样了?”林涛焦急地问道。

     “先上车。”秦明打开自己白色SUV的后座车门,轻轻地把方木放在座位上,细心的替方木裹好呢子大衣,然后关上车门。“情况基本稳定了,先把他带去我那里吧,我的房子新装了过滤送风系统。”秦明说罢揉揉眉心,把自己的车钥匙递给大宝,“我们把方木送回去,我去林涛那挤一挤,之后照顾方木就全靠你了。”


评论 ( 26 )
热度 ( 79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