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十)

       在会议室里,林涛先总结了一下到目前为止的发现,“我们已经调查过了龙番市郊区这个名为‘启华’的药厂,确定了死者生前所用的青霉素就是从这个厂里运到养老院的。同时也排除了运输队的司机没有作案嫌疑。但是我们在调查期间,发现了一名潜在的嫌疑人。”林涛按动遥控器,投影仪的幕布上出现一张中年男子的照片,“张东强,32岁,曾是启华药厂研发部的主管,现在已经辞职。比较特别的一点是,他是李芳华案中死者张倩的哥哥。”

     “林队,”二队侦查员突然从会议室外进来,“我们刚刚查到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死者王福寿的继女就是张倩案的凶手,李芳华。因为两人户口所在地不同,李芳华的生母去世之后,李芳华和继父早年间就断绝了关系,我们还是在清查死者银行账户往来时才发现的。”

     “所以现在两起案件的联系都很清楚了,”林涛指着白板上四个人照片,“李芳华和继父关系不好,虽然每个月还给继父寄去生活费,但是已经很久没有往来了。而张东强和张倩两兄妹之间似乎也有遗产继承上的纠纷。”

       方木不由地拧起了眉,“互助杀人?”

       林涛摇摇头道,“这个还不清楚。目前唯一掌握的就是,张东强已经失踪有一周时间了。”

     “一周?”大宝插话道,“那不就是王福寿的死亡时间吗?”

     “是的,我们有理由怀疑张东强和王福寿死亡案有关,所以申请了张东强住处的搜查令。”林涛笑嘻嘻地看向方木,“怎么样,一起吧?”

 

       张东强居住的出租屋就在距离药厂一千米的地方,房子不大甚至有些简陋,但是奇怪的是窗户和门缝都被密封胶带紧紧封住。林涛等人破门而入之后才发现密封胶带,但是所有人都没有出现任何不适,便也没在意。出租屋的地上到处都是散乱的书本,都是些《工业制药概论》、《抑制剂制剂概论》等等的专业书籍。

     “嗬,这房里可真够乱的啊。”林涛挠挠后脑勺,“这个张东强还挺邋遢的。”

       方木却不同意,“不一定,你看地上的这些书,虽然看起来像是随意堆放的;但实际上却有他自己的秩序。这至少说明张东强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方木停下来揭开了大衣的扣子,“林涛,你有没有觉得这件房子里特别热?”

       林涛摇摇头,“还好吧,我没觉得热啊。方木你……”林涛还想再说什么,方木的注意力却被出租屋后半部分被塑料布隔开的区域吸引了。这间本就不大的出租屋,还被一块巨大的塑料布隔成了内外两间,方木缓缓挑起塑料布走了进去。

       这半边的房间俨然就是一间小型的制药车间。对面的墙壁上粘满了包括王福寿在内的六位死者的个人信息和照片,墙角还有安瓿瓶封口机和标签打印机等等的专业设备。突然左手边的一个普通的黑色皮面笔记本引起了方木的注意,是了,像张东强这样控制欲很强的人,必然会把自己的一切思维计划都写下来,以供自己反复体味和感受。

       方木没有多想,伸手拿起了那个笔记本。突然面前的砖缝间喷出一阵密集的白色粉末,方木下意识抬手捂住口鼻,但是无奈这阵白色粉末实在是猝不及防,等到方木格挡时其实他已经吸入不少了。

 

     “林涛,快让大家都撤出去!快!”方木觉得自己身体的深处猛然涌出一阵热流,这种感觉……发情期?!恐怕是张东强在砖缝间镶嵌了喷气给药装置,自从进门开始就越来越热并不是自己的错觉,而是自己已经开始吸入强制发情的药物导致的。

     “方木?方木?你还好吧?”林涛听方木要大家都撤出去,心头一紧就要掀开塑料布进来。

       方木连忙阻止了林涛,“别进来!”方木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痛恨过自己的第二性别,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自己发情的事情说出来,只是想想就让方木觉得自己是如此不堪,但是他别无选择……“林涛,你听着,”方木的额角已经开始渗出汗珠,“张东强留下的药物强制我进入了发情期,你快让大家都撤出去。”

       真狠啊,林涛在心底暗骂,这分明就是冲着方木来的。刑警队大多都是alpha,一旦方木发情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方木还能活下来。这辈子也别想再踏进刑警队一步,更不用说那些本来就不认同Omega警官的人会怎么看待方木。林涛当即以发现生化武器疑似物为由清了场,自己则转身回到出租屋内查看方木的情况。

       呵,什么Omega一样可以成为出色的警官,方木自嘲的想。现实正在重重地割伤他,只是一小撮白色的粉末而已,就让自己毫无招架之力,意识已经开始模糊,自己距离屈服于本能还有多远呢?这时方木已经完全明白过来,窗户和门上的那些密封胶带就是为了自己准备的,是为了将信息素完全封锁在出租屋内。自己只有溺死在alpha信息素里,或者溺死在自己的情欲里两种选择。

     “方木?方木?你怎么样了?”林涛焦急的在塑料布外面踱着步。“我已经打电话让大宝送抑制剂来了,你可以放心,除了我们以外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还好……”方木靠在砖墙上企图让冰冷的方砖带走自己部分高热的体温。“谢谢你……林涛……”

 


评论 ( 18 )
热度 ( 69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