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九)

Lo主失踪人口回归啦~实在对不起各位小天使,说好的回家就日更,实在是可惜琐事缠身,一直拖到现在,真的很抱歉,跪求原谅。

好啦,下面上文。



       方木再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杨医生已经被请到楼上协助迪调查了。大宝正对杨医生解释情况,“杨医生我们已经证实你对于青霉素被掉包毫不知情,而且死者生前也确实没有患糖尿病。”大宝拍了拍杨医生的肩膀,“王大爷的死不是你能预见的,所以不要太自责了,现在你提供线索帮助我们破案,也算是有慰死者在天之灵。”

       杨医生点点头,长叹一口气,“知道自己洗脱嫌疑我也很高兴,但是王大爷的死还是让我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你们想知道什么就问吧,能帮上你们的忙还觉得心里好受些。”

       林涛把一个药盒放在杨医生面前,“我想先确认一下,你给死者用的青霉素是这盒吗?”心里暗想,幸亏物证组的同僚多了个心眼,知道秦明要查用药史,就顺手把药盒也装进证物袋里带回警局了。杨医生拿起药盒确认了一下,“没错,就是这盒,我确认过批号了,不过里面本来还剩四支应该是都被你们拿去化验了吧?”

 

       方木拿起秦明桌上的检验报告,“凶手很聪明啊,”方木把检验报告放在桌上,指着一行字对众人说道,“你们看,凶手并没有整盒掉包,剩余的四支安瓿瓶中,靠外侧的两支是真的青霉素;靠内侧的两支才是胰高血糖素。我想这一整盒只有靠近两端的四支是真的青霉素,而中间的四支是胰高血糖素。凶手显然指向清晰,就是为了谋杀王大爷而不想误杀任何人。”

      “那养老院的药品都是如何订购的呢?”林涛问道,“既然不是整盒掉包,那凶手必须确切知道养老院的药品进货渠道才行。”

     “这个简单,刚好龙番市的郊区就有一家拥有青霉素生产线的小药厂。因为生产规模小,所以即便养老院的药物需求量不大,仍然愿意接受我们的订单。我也去药厂实地确认过,虽然占地面积小了些,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据说以前是生产抑制剂的,生产线规格还是比较高的。”杨医生认真回答。

      “谢谢您的配合,”林涛起身和杨医生握了握手,“您提供的信息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现在先请您回去休息吧,如果有其他需要了解的内容,我们会再联系您的。”送走了杨医生,林涛也没闲着,立刻带人往龙番市附近的药厂去了,“这两天大家都辛苦,老秦,你们法医科又不太忙,先都回去洗个澡休息一下,药厂那边有了消息我再通知你们。”

 

       方木回到警队的宿舍,打开门被房间里的景象吓了一跳。早就漫过脚踝的积水在开门的一瞬全涌了出来,方木闪身避过第一波的积水。身后响起了门房大爷啪嗒啪嗒的拖鞋声,“哎呀,小伙子,我总算碰到你了。”大爷仿佛已经对年轻的警队队员,一连几日不着家习以为常。不带有任何愠怒的温和语气道:“你楼下那间说漏水都说了好几天了,今天碰巧你在,我来看看是哪的毛病。”说完也不在乎方木的回答就径自走到房间里。

       警队的单身宿舍并不大,二十平米的房间也就能放下一张床、一张书桌和一个衣柜而已。大爷快速走到墙边查看了一番,回过头对方木道,“啊呀,冬天天太冷,你这儿的暖气管冻爆了,修起来怕是得有个几天啊。小伙子你还有别的地儿去么?找队里人挤挤吧,等暖气修好了再搬回来。”

       大爷一边念叨着,“这个楼啊时间太久,时不时的就要出点问题……”一边往外走去,经过方木身边时,还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你别吃心,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有些事啊时候到了自然就想通了。”方木觉得大爷的话有些莫名其妙,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眼下就够自己忙活了。方木站在房门口看看自己已经浸湿的裤脚,和房里的积水上漂浮着的拖鞋,不由地苦笑。

 

       转天早上,大宝和秦明推开办公室的门,就发现方木的办公桌下堆放着两个大旅行箱和一个旅行包,而方木披着羽绒服,伏在秦明的办公桌上睡得正香。大宝见状打算悄悄的退出来,先去隔壁一队的办公室找林涛好了。秦明却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被桌旁青年吸引的目光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贪婪。

 

       青年男子安稳的伏在桌上,细软的发随着呼吸微微地起伏着;阖起的眼帘遮挡了平日里总是透出摄人心魄光华的双眸,眼底虽然还有几不可察的乌青,但是比起他刚刚到龙番市的时候已经好上太多。笔直的鼻梁藏在阴影里不甚清晰,只看得到一半的双唇秦明虽未品尝过,直觉却告诉他一定柔软可口。就如同延伸潜藏在白色衬衫下、象牙白的脖颈,逆光中甚至看得到纤细的绒毛,渲染出诱人的光晕。

       青年仿佛被秦明的目光惊扰,纤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就要转醒。秦明也是一惊回过神来,嫌弃自己似的把脑子里有的没的想法都驱散,转身走到饮水机前。方木看到秦明和大宝,不好意思地笑笑,伸手揉了揉眼睛,带着孩童般的娇憨,“你们来了,我没注意都到了上班的时间了。”

       大宝见方木醒了就走进办公室,打趣道,“木木啊,你不用这么拼吧,都打算搬到办公室里住了?”

       方木苦笑着摇头,“是警队宿舍的暖气管爆了,我没地方去,先在办公室凑合一晚,想着今天再说。”

       大宝正准备说要不到我那先挤挤,秦明已经端着方木的茶杯走过来,“我一个人住,地方够大你可以考虑搬过来。”

     “谢谢”,方木接过茶杯小心地呷了一口,“可是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咳,不会”,秦明有些别扭地看了方木一眼,“别担心,现在两个罐子里都是我换的新茶,只有乌龙茶和普洱。”

       大宝和方木闻言都笑了起来,毕竟能逮到嘲笑秦大科长的机会可不多。林涛叫三人开会时,看到法医科办公室就是这样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

 


评论 ( 12 )
热度 ( 66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