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八)

       今天LO主的三次元生活糟透了,码字给自己撒糖,很感谢一直看文的小天使啊,想想你们和自己萌的CP心情就好了啊嗷嗷~不过今天文的画风可能有点奇怪,还请各位小天使多包涵……



       回到法医科的办公室里,林涛过一张椅子反转过来跨坐在上面,“也就是说死者不是死于疾病?”

       大宝点点头,“从组织病理的报告上来看,死者的胰岛功能完全正常,不可能患有糖尿病。”

       方木也表示认同,“的确,养老院杨医生的表现也说明,他相信死者没有患有糖尿病,可以排除嫌疑。”

       秦明从饮水机旁走过来,作为整个办公室中,唯二常年坚持喝热饮的人,秦明一手端着自己的马克杯,自然地把另一只手上的茶杯递给方木。

     “谢谢,”方木接过来抿了一口,放在桌上。“所以……案件的性质就变成了谋杀?可是我有一个很大的疑点。”方木站起来把一旁的白板拉到众人眼前,白板上是一张龙番市的地图。“我按照连环凶杀的思路尝试侧写了凶手,但是得出的结论是……不可能有这样一个凶手。”

 

     “首先,凶手选择对象没有偏好、行为也没有进化,选择的手法也非常的温和没有丝毫过度杀戮的特征。这说明他与这些老人并没有私人瓜葛,所以我进行了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名单的交叉比对,发现养老院的工作人员都是附近的居民,因此没有任何交叉。之后我又扩大了搜索范围,想在来访名单里找线索,但是由于管理上的问题,很多养老院的访客系统并不完善,因此也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所以你就做了地缘侧写?”林涛指着白板上的地图道。

       方木抿唇点了点头,指着地图上的几个红笔圈出的位置道:“这六个地点就是六间养老院的所在地,我以此为基准做圆,刚好把这六个点包围其中的范围就是凶手的作案的舒适区。我目前能得出的确切结论只有凶手在此范围内活动。”

 

      “那你根据什么推测不可能存在这样一个凶手呢?”大宝举手认真地问道。

       方木顿了顿,“凶手的作案手法显然是对老人的日常生活非常熟悉,但是又没有丝毫的私人来往,也不属于养老院的职工。我开始的时候也不是没想过多人团伙作案的可能性,暂且不说每多一个罪犯,团伙整体失败率就要上升20%[1];就算是团伙作案,那动机是什么呢?这么……这么温和的手段,与一般团伙犯罪的特征不符。这种手法……这种手法……”方木握拳紧紧顶住自己的下唇,艰难的思索着如何形容现在浮现在自己心头的那一丝灵感。


     “这种手法表现出了,与其杀戮目的完全不相同的道德约束感。”秦明抚摸着自己的马克杯缓缓道。几乎就在同时,方木的眼睛仿佛被这句话瞬间点亮。

     “行啊,老秦,没想到你还懂犯罪心理学呐。”林涛挑挑眉。

       秦明尽力克制住自己想翻白眼的冲动,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学历证书,“我是法医人类学与心理学双学位博士,谢谢。”随即露出了被大宝称为“请不要怀疑我的智商”的那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当然,他也不会错过自己说出“心理学”三个字的时候,方木向后微微的瑟缩。配上那双圆眼尚未消逝的亮光,简直就像捧着花生大快朵颐的时候被碰到耳朵的仓鼠。有些惊慌失措、又有些顽皮憨态,和他平日的阴郁的样子完全不同,这个瞬间的方木,灵动的不得了。秦明在心里默默点点头,挺好,总算焐出点人气儿了。

       秦明继续道,“这种现象被称为‘上帝情结’,多出现于医务工作者、或者警察、救火队员等等职业当中。虽然救死扶伤是他们的天职,但是有些人会认为让受到病痛折磨的人早日死去,是在救助他们,是一种慈悲的体现。甚至会主观故意地诱发某些人的疾病,让自己救助,体现自己的价值。他们的本意并不是要置人于死地,因此会体现出与犯罪行为截然相反的道德约束感,但是这次的凶手似乎不同。”

     “故意让老人以温和到接近意外的方式死亡,不仅是他的杀人手法,也是他本身的动机。我们的凶手似乎相信,不论是老去还是病痛都是一种巨大的折磨,只有死亡才是解脱……”方木的耳边似乎响起了李芳华的话,“活着就是痛苦,老去也不可避免,死亡将是终结一切的安宁,我想知道你怎么选。”

 

       老去不可避免,死亡才是终结一切的安宁吗……方木端起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大口,想藉此稳稳心神,没想到……“咳咳咳,秦明,”方木擦了擦唇边的茶水,“你给我放的是绿茶?!”秦明脸色一僵,并不作声。

       大宝关切地问道,“怎么了,方木,你没事吧?你对绿茶过敏吗?”

       方木摇摇头,也知道是自己反应过激,语气里有点不好意思,“过敏倒不至于,主要是……我喝绿茶会跑肚……”

     “噗哈哈哈,”林涛很不给面子的大笑出声,“你们都不知道吧,咱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秦大法医……噗哈哈哈哈,从来就分不清熟茶和生茶……方木真是苦了你了,噗哈哈哈哈……”

         秦明甩给林涛一记眼刀,伸手抻了抻自己本来就笔挺的西服,“咳,那什么,它们都长得差不多,放在一样的罐子里,不常喝茶的人哪里分得出来?我又不是大宝。”

 

     “秦明,你刚刚说什么?”方木突然冲到秦明桌前问道,反而把秦明吓了一跳。

       秦明的语气里有点犹豫,“我……又不是大宝?”

      “上一句!”方木的双眼中透出秦明从来没见过的兴奋,是那么鲜活,那么的光芒四射……

     “放在一样的罐子里,不常喝茶的人哪里分得出来?”秦明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就明白了方木的意思。

       当除去一切的可能性后,剩下的不论多么匪夷所思,也是真相。

       这是一宗没有凶手的杀人案。

 

      “那个,”大宝哂笑着打断两人的 “深情对视”,“能不能给我们两个普通人类解释解释,”大宝拿手指比划了比划自己和林涛,“你们这打什么哑谜呢?”

       方木醒悟过来,立刻退回到距离秦明40公分以外的地方,“我以前上本科的时候,老师留过一道论述题,题目是——当一个人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导致了另一人的死亡,此人的行为是否构成谋杀。”

      “应该是过失致人死亡吧,但是还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林涛认真答道。

     “没错,可是在我们的案子里,有杀人意图的人,没有实施杀人行为;而实施杀人行为的人,没有杀人意图。”方木在一旁的椅子坐下。“以王福寿的案子为例,他在死前进行过一周的静脉滴注,而给他进行静脉滴注的医生确信自己是在治疗死者的‘感冒’,那么最后为什么王福寿会死呢?”

      “是因为,杨医生和我一样,他以为的‘青霉素’其实是被人掉包的胰高血糖素,他以为的‘治疗感冒’却间接导致了死者的死亡。”秦明双手合十抵在下颌上,看向方木的眼神里写的全是“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方木似乎是有意的避开了秦明的目光,“就是这样。而且前五起案件中死者的死因也就可以解释了,氧气瓶中的纯氧未经混合就被死者吸入,在口味相似的调料中预先加入导致过敏的食物、被掉包的促进肠胃运动可以导致食道逆流的药片、错误的睡姿……”

       林涛眯起眼睛思索着,“虽然听你这样说觉得这样的杀人手法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但是也并非不可行。可惜前五起案件中收集到的物证有限,没有办法验证你的推测了。不过我们还是可以从王福寿的案子上下手。”

 

      “相信死亡才是释放痛苦的唯一途径,噫,这凶手真够变态的。”大宝闻言耸耸肩。

      “不,”秦明摇摇头,“这是凶手相信的慈悲和正义,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变态。”

       方木突然面露痛苦之色,站起来就往外跑,把对面还沉浸在感叹连环杀手的变态的三人吓了一跳。

     “方木,你还好吧?”

     “木木,你没事吧?”

     “方木?”

    

    “拉肚子……”

 

 [1]这种人数越多,犯罪失败率越高的趋势是真的;但是这个数据是lo主自己编的……大家不要在意……



评论 ( 15 )
热度 ( 66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