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七)

嗷嗷,实在对不起各位小天使,昨天没有更文,我错了罒ω罒(PS.今天这章,秦·已经更了七章进一步发展感情线·可能有点痴汉ooc·明上线,还请多关照……)



        “方木。”正在房门口和养老院工作人员聊天的方木听到有人叫他,便回过头来。林涛扬扬手中的信纸,“有关于这六个案子,我相信你的判断。但是仅凭这一张信纸是没办法申请并案的,我需要更多证据。”方木闻言有些呆愣,他不知道自己是没有料到秦明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林涛,还是林涛会相信自己的判断。随即方木还是点点头,“好,一会我和秦明先回队里,我再深入分析一下卷宗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


        一回到警队,秦明和大宝就一头扎进了解剖室。方木在外间的办公室里做侧写。比起会议室和一队的办公室,方木还是更喜欢待在法医科办公室。小半个月的时间,已经完全足够方木熟悉法医科的环境了,熟悉的环境总是让人有更多的安全感,不是么。
       

       方木站在白板前,将六名死者的照片依次排开粘好,向后退了几步摸着下巴思忖。今天的天气不错,冬天的阳光相对稀薄,轻轻从那人的挺翘的鼻梁、纤薄的双唇上滑落,最后落在摩挲着下颌的指尖,留下光影的对比。秦明从解剖室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赏心悦目的景色。方木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秦明也没有出声打扰,只是环抱双臂靠在门框上观察着方木。

       方木微微的蹙着眉,能从卷宗里找到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而且案件的性质也很奇怪,虽然现在有名单作为可能是谋杀的佐证,但是又不能完全忽略意外的可能。可是如果真的是意外的话也太巧合了,更何况有一位名侦探曾说,单独的偶然只是偶然,许多的偶然就是必然。
        既然案件尚未定性,自己不妨姑且先按照连环杀人案来思考。
        六名死者三男三女,死亡时间分别间隔:三十天、二十三天、二十天、十七天、二十八天,死因也各不相同,唯一的共同点大概就是死者都是年龄为73或84岁、居住在养老院里的老人。显然地,凶手没有性别偏好,而且从行凶时间间隔来看也没有明显的行为进化。那么……


        突然,大宝的声音打破了静谧的氛围,“老秦,毒理检测报告出来了。”秦明这才如梦初醒,接过报告看了起来。大宝在一边说着检测结论,“死者血糖和酮酸浓度都很高,死因可以确定是酮酸中毒无疑。但是奇怪的一点是,死者体内还有远超出正常范围的胰高血糖素和少量的β内酰胺类抗生素代谢物。”秦明点头表示同意,略一沉吟又掏出手机来,“林涛,找到养老院的医生,了解一下死者生前用药情况,如果有必要把人带回来。”


       审讯室里,林涛正在询问带回来的医生。“杨医师,你知道死者患有糖尿病的事吗?”杨医生年纪不大,显得十分慌乱,“我……我真的不知道王大爷有糖尿病啊,他……他,他的病历上没写,历次体检也没检查出来啊。”林涛递给年轻男子一杯水,杨医生接过水喝了一大口,渐渐的镇定下来。

       “我毕业以后,参加了社区医生的选拔,最后被分配到距离我家最近的县城养老院工作。养老院的工作并不繁忙难度也不大,因为老人们多的是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或者高血压、关节炎一类的老年慢性病。”杨医生停下来用手搓了搓脸继续说道,“我平日里工作一直很认真,毕竟医者仁心。更何况我和养老院里的大爷大妈们朝夕相处,有了很深的感情,我希望他们每个人都能安享晚年,谁知道……”杨医生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把脸埋进了双手之中。


        相邻的监控室中,秦明看向方木,“方木,你的看法?”“眼睑轻微闭合、嘴角向下、嘴唇中部却向上弓起,在下颌形成褶皱;双手覆盖脸部,典型的悲伤和懊悔混合的微表情。”方木顿了顿,“不过就目前来看,我没办法判断他的悲伤和懊悔是因为老人去世,还是自己被抓。不过你可以问问他有关于毒理检测结果的问题,我应该能判断真假。”秦明点点头,走进了隔壁的审讯室。

       “你看看吧,”秦明把王福寿的毒理检测报告推向杨医生。
       “胰高血糖素?!这不可能!”杨医生突然愤怒起来。
       “为什么不可能?”秦明歪头看着面前的人,“你也承认你曾经为死者进行过静脉滴注?”

        “我是给王大爷进行过静脉滴注,是因为最近一周王大爷说自己全身乏力、关节疼痛、虚汗,我诊断的结果是病毒性感冒,口服药效果不好我才进行青霉素的静脉滴注的。这些电子病历都有记录,你可以去查。”谈到自己的病人时,杨医生倒是完全镇定了下来,直视着秦明的眼睛。

        “全身乏力、关节疼痛、虚汗,你为什么没有考虑过酮中毒的可能?”秦明不认同的挑起一边的眉毛,“你应该知道,给一个糖尿病人进行葡萄糖静脉滴注的同时,再给予大量的胰高血糖素会是什么后果?”

       “我没有!”杨医生看起来更愤怒了,“首先,在王大爷去世当晚,我确实给过他青霉素的葡萄糖静脉滴注,这导致了毒理检测中的血糖增高。你不能因为王大爷死后血糖过高就判定,他生前患有糖尿病!其次,我们的体检虽然不包括糖耐受检测,但是王大爷之前一直没有出现过‘三多一少’的糖尿病症状!”

       秦明摇了摇头,“可是从他死时的皮肤松弛状态来看,他最近体重下降得很快。如果不是糖尿病,你要怎么解释?”

        “我承认,在体重这点上我确实可能有所疏忽,所以没有首先考虑酮中毒的可能。”杨医生又用手搓了搓脸,“但是我每天都会见到这些大爷大妈,我真的很难看出一个人的体重上的变化。”

       秦明见再也问不出什么了,就只好转身回到监控室。方木并没有看向他,依然盯着审讯室内部,说道:“他没说谎,他愤怒情绪的刺激源,是你怀疑他谋杀死者;懊悔的刺激源,是他把酮中毒误诊为感冒,如果他是凶手,这样的反应就是自相矛盾的。”
        方木话音未落,一阵电话铃声响起,秦明掏出手机,“方木,大宝让我们都回楼上。组织病理结果出来了——死者胰岛组织细胞功能完好。”

评论 ( 14 )
热度 ( 57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