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六)

     实在对不起各位小天使,最近实验室实在是太忙了,更新一直都没办法规律,等到13号我回家就好啦~谢谢各位小天使的阅读,鞠躬~ 



       一转眼,方木借调到龙番市已经有两个月了。张倩案结案后,方木和林涛一起办了几个不咸不淡的案子,就到年底了。年底多的是抢劫盗窃一类的案件,法医科就成了全警队最清闲的部门。

       秦明指挥着方木和大宝一起整理整理这一年的验尸报告。一来,可以让大宝帮助方木熟悉熟悉工作;二来,也是为年底的工作总结做准备。整理工作已经进行了快有小半个月,方木渐渐发觉有点不对劲。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今年意外身故的老人似乎额外的多,每一起案件看起来似乎都是单独的案件,唯一的关联就是都没有告破。死因也千奇百怪,氧气面罩松脱、误食会引发过敏的食物导致的过敏性休克、食道逆流造成的窒息,还有睡眠中的呼吸骤停等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死因都很微妙,既可以被解释成一时疏忽造成的意外,但也不能排除故意杀人的可能。方木将这些自己觉得有疑点的案子的卷宗都单独抽取出来。总共有五起,最早的一起发生在今年年初,最晚的一起发生在上个月。这些案子都是地方警局无法侦破,才上报集中到省会龙番市警局的,但是案件之间的共同点实在太少才不容易被人联系起来。

       是否要把自己的怀疑告诉秦明,方木已经纠结了有一段时间了,正想拿着这五份卷宗跟秦明讨论一下,秦明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我是秦明。”秦明放下电话,对大宝和方木说道:“带上勘验箱,出现场。”

 

       案发现场是在距离龙番市区两小时车程的一个县城,唯一一家养老院里。养老院是传统的四合院样式,一溜儿的平房围出一个不小的花园,花园的四周是葡萄架和几棵三人合抱的大树。花园里是各种植物,如果不是冬天来的话这个花园一定十分好看,方木不由地想。一下车,秦明三人就被迅速带进了养老院里,林涛一边走一边低声说:“周围全是围观的乡亲,咱们进去说。”

        进到养老院的堂屋,县城的警队队长迎了上来,“秦科长,你们可算来了。上次的那个案子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秦明摆摆手,“王队,谢我就不用了,尸体在哪?”队长将一行人引到西厢房。

       房间里最引人瞩目的是一张贯通整间厢房的砖砌的炕,炕上仰躺着一个老人。林涛介绍道,“死者王福寿,73岁,儿子儿媳都在外地务工,自己主动搬进了养老院,说是养老院的老人之间相互还能有个照应。老人平日里身体还算硬朗,习惯早上六点钟起来晨练。今天早上养老院的工作人员没有见到王老,来房间里叫他才发现,人已经去世了。”

 

       秦明伸手在炕上面摸了摸,还是温的。回头对林涛道:“睡得是土炕,死亡时间不好直接推断。”

       王队长解释道,“村里的老人们都睡惯了,这炕还是养老院专门给砌的,睡前有专人负责烧,暖和着呢。”秦明点点头,继续上前查看老人的状况。老人穿着秋衣秋裤,安详地躺在被褥里,只是两颊凹陷,皮肤松弛。

       方木看见了也皱了皱眉,“王队,死者生前有什么慢性疾病吗?”

       王队面露难色,“这……人上了年纪,身体毕竟多多少少有点小毛病,要说是什么大病那也算不上。”

     “死者皮肤松弛的状态很不正常,明显是较短时间内,体重迅速下降导致的,不是生病难道是养老院虐待老人?”方木有些愠怒。

     “这怎么可能呢,”王队摆摆手,“不瞒方侧写师,我平日里工作忙顾不上家里的老父亲,就把我爸也送到这家养老院里来了。我有时间就来看看我们家老爷子,跟养老院里的工作人员也熟得很。要是他们真的虐待老人,我怎么可能没发现呢?”

     “嗯?”秦明似乎发现了什么,凑近老人的口鼻处闻了闻,“不是因为虐待,老人的体重短时间内突然减轻,是因为糖尿病。腐烂的苹果气味,典型的酮中毒症状。”

     “可是老人之前并没有诊断出糖尿病啊。”王队长翻了翻手中老人的病历。

     “如果不是十分熟悉糖尿病的症状,一般人很难在糖尿病的初期发现。而且一般的体检项目中并不包括糖耐受检查,虽然血糖水平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辅助诊断,但并不是确诊糖尿病的手段。”秦明在一旁解释道。

 

     “秦明,”方木在一旁的桌上发现了一张信纸,“你看。”说着就把信纸递给秦明,纸上写着包括王福寿在内的六个人名,秦明疑惑:“这是什么?”

     “最近整理尸检报告的时候,我发现了五个挂起来的案子,死者就是这纸上写的五个人。奇怪的是,死者不仅全部都是老人,而且死因也很微妙,虽然像是意外但也不能排除故意杀人的可能。”

       秦明点点头,“你说的几件案子我都有印象。”

       方木有些诧异,“经手案子的死者死因你都记得?”

       秦明奇怪地看他一眼,“记不得,还要法医做什么?”说完就转身跟林涛说了方木的发现,“怎么样?并案吧?”

       林涛按了按眉头,“有把握么?”

       秦明看了看正在厢房中四处查看的方木,“如果是他说怀疑,你觉得呢?”


评论 ( 23 )
热度 ( 65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