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番外二)

       破案以后吃小龙虾庆祝,一直都是龙番市三人组约定俗成的规矩。方木的加入也没有什么影响,只是对于“论吃小龙虾的N种方法”进一步的补充和完善。

 

       大宝的吃相极好地体现出了她吃货的本质,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你管小龙虾肉多肉少呢,关键是吃这个味儿,再来点啤酒,和朋友们边吃边聊(边互怼),才叫人生啊,你懂不懂啊你。”

 

       林涛呢,一个手残的大老爷们,每次吃小龙虾都要挨怼。“哎哎哎,林涛你能不能行啊,你看看你吃剩的壳,”大宝愤懑地指着桌上,“你吃到嘴里的还没你浪费的一半多呢,可耻啊……这简直是对小龙虾的亵渎……”但是后来大宝就后悔了。被怼的次数多了,林涛也学乖了,回回都直接从大宝嘴边夺食儿。专门抢大宝剥好的莹白虾肉,还配上啤酒咂么出声儿来。这下逼得大宝不得不腾出手来护着,都没办法享受小龙虾的香辣滋味了,也是把大宝气得够呛。

 

       方木的吃相倒是和他这个人一样,斯文得很。学着大宝的样子,戴好双层的手套,慢条斯理地剥开小龙虾的壳,取出完整的虾肉放进嘴里,细嚼慢咽了再伸手去取下一只。大宝对此的评价是,“木木,你的吃相好看归好看,可是我总是担心你这样能吃得饱吗?”林涛也加进来抬杠,“大宝,你要是真关心方木……要不你少吃点呗?”“去去去,你怎么不说你少从我这抢点呢?”

 

       秦明……那可真就是小龙虾界的一朵奇葩了。每次他从西服内袋掏出手术刀,周围总有顾客要求换桌。久而久之连老板都习惯了,一见又是他们来,自动自发就给他们领到墙角坐着去了,免得再吓着别人。连方木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也免不了一口啤酒卡在喉头差点呛着,勉强咽下去之后,幽幽说道:“秦科长专业素质果然过硬。”

 

       过了很久,秦明和方木终于在一起之后,情况简直大反转。怀疑人生几乎成了全龙番市警局的每日必修课。也不知道被同事闪瞎能不能报工伤,要是能自己也好到铃铛姐[1]那看看。

 

       之后再吃小龙虾,林涛和大宝还是“小龙虾攻防战”的日常戏码,秦明和方木这就完全不一样了。最初大宝说担心方木吃不饱的话,别说方木了,就连大宝都没印象了,偏偏秦明记在心上。每次掏出手术刀来,剖出完整莹白的小龙虾,先一只只整齐地在盘子里码好,然后把自己的盘子和方木的对调。再剖才是他自己的,更不用说边吃还边从自己的盘子里,随时再添几只给方木。

       方木有些抗拒,“你不用这样,我自己有手。”

       秦明只是抬了抬眼皮,看看方木,手下动作却不停,“我是一名法医,需要经常进行手部精细操作练习,保持技术娴熟。而且我这种做法有效的提高了我们吃饭的效率,也是为了你的消化系统着想。”

       方木心想,秦明的话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总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

 

       方木喜欢吃柚子,到了柚子成熟的那段时间。他每天下午都会掏出一个小饭盒,里面满满的都是一瓣一瓣剥好的柚子。大宝也习惯了每天下午到木木桌子边上蹭点柚子吃,但是她总觉得每次自己蹭木木柚子的时候,秦明的脸总是看起来比平常更黑。直到有一天午休,大宝返回办公室里取自己落下的手机……

 

       办公室里,秦明和方木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桌前,秦明手里剥着一瓣柚子,旁边的饭盒已经半满,里面都是黄澄澄的剥好的柚子。方木有些怄气,“秦明,你不用刻意照顾我。我还不至于连柚子都剥不好。”

       秦明还是那个面无表情的样子,声音里却透着笑意,“我可不是刻意地,照顾自己的伴侣是我无法克制的生物本能,方侧写师你冤枉死我了。”

       方木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一对儿耳尖倒是红透了。秦明心满意足地继续剥着柚子,我家木木就是好看,怎么会这么好看呢。

 

       门外的大宝一捂眼睛,我瞎了。

 

 

[1]铃铛姐:是作者秦明的妻子,本来是秦明大大的同学,现在从事因公负伤警察的义肢设计和维护的工作。也算是个小彩蛋吧,致敬秦明大大。

 

 


评论 ( 41 )
热度 ( 74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