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番外一)

       一眨眼的功夫,方木借调到龙番已经快两个月了。令人欣慰地,他和同事们都相处的很好。警队的同僚们在见识过方木过硬的专业能力后,便再也没人刁难过他。而且大家也渐渐发现,这位脸色不好的侧写师意外地很好说话。这不,年底了,人人忙得脚不沾地;便有些侦查员把案件卷宗的整理工作拜托给方木。方木到底是法学本科的高材生,这种简单的整理工作倒也是得心应手。年底多的是些抢劫偷盗的案件,没有什么大案,方木每日就在整理卷宗中度过。日子倒也慵懒闲适,方木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般放松过了。

 

       大宝也会在不忙的时候来和方木一起,写作“整理卷宗”读作“插科打诨”。两人的关系也是日渐亲近。方木很喜欢和大宝待在一起,这让他觉得很舒服。虽然方木经过大学的事情之后不再发情,但是他的嗅觉并没有因此而丧失。大宝也是一个Omega,乍一闻起来像是甜美的蜂蜜混着红茶的馥郁香气,只是这香气中还包裹着一股肉桂的辛辣气味,就如同大宝给人的感觉一样,温暖而又热情。总是让方木想起秋日里的麦田,丰收的饱满孕育着幸福,想要忍不住的靠近。

       而每到此时林涛总是要横插进来的,林涛作为alpha的气息要更为凌厉一些。竹叶青的甘冽透着酒气的刺激,清凉的薄荷让这股酒气显得更为通透,直指人心。林涛的生活里有很大一部分组成就是“和大宝抬杠”。两个人吵吵嚷嚷的,倒也热闹。一般来说,现代社会中人们并不很习惯于随时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气味,不然或多或少都会给他人造成困扰。但是生物本能到底是很难抵抗的,人们在自己觉得熟悉和安全的环境里,生理机能会自动释放出一些信息素表示友好和亲近。

       这就不得不说到方木最近闲适生活里的一个困扰了,那就是——他从来没有闻到过秦明的信息素。虽然说有些人的信息素确实是气味清淡、不易察觉,但是也不至于毫无征兆吧。果然还是应该找秦科长道歉的。方木揉了揉自己的脸,自从张倩案,自己冲着秦科长发过脾气之后,两人之间交流的气氛就一直很别扭,甚至引起了林涛和大宝的注意。

 

        前N天的龙番市刑警队法医科办公室门口

 

       法医科办公室的门上暗搓搓地扒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

       高的那个先说话了,“诶,你有没有发现最近这两个人都怪怪的?”

       小个子点点头,深以为然,“最近感觉方木有点心不在焉啊,而且老是盯着老秦发呆来着。”

     “你也发现了对吧,”高个子说道,“老秦居然还破天荒的来问我,惹人生气了该怎么道歉。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两个人不再说话,继续扒在门上往里探头。

 

       办公室里的两个人看起来倒是一切如常,如果忽略方木盯着眼前这份卷宗已经两个小时都没翻过一页,秦明一早上已经坐下起来的折腾了好几个来回的话。“方木”,两只修长的手指在方木眼前的桌上点了点,“我有一个法医人类学的课题,需要大量成年男性的身体比例数据,你能不能帮我这个忙?”秦明状似轻描淡写地说。方木不疑有他,点点头站起身来,秦明说抬手就抬手,说转身就转身,乖顺得很。只是余光扫到门口的两个人,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说什么,“不会是我猜的那样吧?”“唔,赌五斤小龙虾,一定是。”反正这两个人平常就爱玩爱闹,这回又不知道打算怎么闹腾。

 

       突然,有人的问话打断了方木的思路,“法医科方木在吗?有你的包裹,签收一下。”方木接过包裹,是个浅棕色40公分见方的纸盒,用柠檬黄色的缎带扎着,掂了掂分量也不重。方木便把包裹放在桌上准备开封。恰好林涛和大宝忙完一上午来叫大家一起去吃中午饭,大宝笑盈盈地问,“哟,方木你有包裹啊。”说完,回过头给了林涛一个“果然”的眼神,林涛脸上也浮现出“有好戏看了”的坏笑。方木心下有了猜测,这件事情,肯定和秦明也有关系,这两个人就差把幸灾乐祸写在脸上了。抬眼看看秦明,后者一如往常的窝在自己的椅子里,看着书。但是我们的侧写师方木可不会忽略秦明无意识的,在书页上不停摩挲的指尖。秦明阅读时从来没有这个小习惯,所以……这是在,紧张?

      “方木,你快打开看看呗。”林涛和大宝已经凑到近前,催促方木打开包裹。方木解开缎带,从盒子里拿出一套银灰色的西服。在大宝的强烈要求下,方木换上了西服外套。银灰色的布料服帖挺括,与方木清冷的气质相得益彰;西服版型很好,不仅合身而且勾勒出了方木笔直的肩背线条和漂亮的腰线;显然是制作者的心血之作。

       方木脱下西服,细细叠好放回盒中,手指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拿出来发现是一张白色的卡片,上面是遒劲书就的十六个字:

       日前鲁莽,无心之过;聊表歉意,还望海涵。

 

     “方木你知道吗,老秦的爱好是缝纫,而且只给他认同的人……唔唔唔,林涛你干嘛……”

       我,知道啊。方木没有在意又闹做一团的两人,径直向秦明桌前走去,明亮的黑眸里带着少见的笑意。空气里渐渐浮起一阵落雪时清冽水汽的味道,是今年的第一场雪。

 

“秦明,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嗷嗷,小天使们新年快乐哟~

 

 


评论 ( 27 )
热度 ( 78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