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四)

嗷,昨天断更也没有告假,我错了……今日双更给小天使们赔罪。



       方木回到刑侦科办公室,就发现了早早来上班的大宝。大宝正啃着手里的煎饼果子盯着卷宗,一看就是早上急着来警队,早饭都没来及吃。“呦,方木,你这是昨晚上没回啊?那你肯定还没吃早饭呢吧?”大宝一抬头正好看到从外头进来的方木,放下手里的卷宗,大宝拍了拍手,“这样,楼下有一家煎饼果子特好吃,你等着,我下楼给你买去啊。”

     “大宝,你可够团结新同事的啊,”林涛也面带喜色推门而入,“不过我可是真伤心,有了新同事忘了老队友。我也没吃早饭,你也给我买一个特——好吃的煎饼果子呗?”“去去去,没你的份。”大宝推开堵住门的林涛,往外走去。林涛不死心的在后头扯着嗓子喊,“要两个鸡蛋啊!对了,你快点,案子有了新进展,等你回来就开会!”

 

       方木这才发觉,这两人说起话来自己根本插不上嘴,连一句“不用了”都没来得及说,大宝就风风火火地跑出去了。不过也好,大家都不是难相处的人,这让方木觉得轻松许多。只是……秦科长那边,找到机会还是应该跟人家道歉吧。不管怎么说,昨天秦科长的话也是事实;更何况,别人没有照顾自己感受的义务。

       会议快开始的时候,大宝才一手一个煎饼果子、气喘吁吁地跑进会议室。径直冲到林涛面前,把左手的煎饼果子往林涛手里一塞,就立马跑到方木身边坐下,一伸手,“喏,趁热吃。”方木略微愣了愣神,接过煎饼果子,“谢谢。”这时林涛狠狠咬了一口煎饼果子,“嘿,还真是两个蛋嘿,大宝谢了啊。”一旁的秦明凉凉的开口,“鸡蛋中含有大量的胆固醇,林涛,按照你每日的鸡蛋摄入数目,不出40岁你就会出现脂肪肝的症状。”一众民警对于这三人的交流方式习以为常,听了秦明的话都窃笑起来。林涛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笑笑笑,笑什么笑,开会!”

 

       二队的队长首先回报安案情进展,“昨天网络技术部的同事们取得了重大突破,他们搜查了死者的电脑,发现死者经常出入的一个名为‘命理术数’的论坛。将其中的注册用户信息,与外围侦查员掌握的死者这栋楼的居民信息进行交叉对比,锁定了一名嫌疑人。”一名中年妇女的照片出现在投影仪的幕布上,“李芳华,女,33岁,现就职于龙番市中医药大学,副教授。曾任龙番市中医院,主任医师,就住在死者楼上。根据新来的小方同志对监控录像的二次筛查,我们基本能够认定,案发当晚李芳华确实离开过自己家中,但又未曾离开过自己所在的公寓楼。”听了二队长的发言,在场侦查员虽然精神为之一震,但也并没有表现得特别兴奋。毕竟只是怀疑,而且缺乏指向性证据,连搜查令都不能申请。只能上门了解情况,还要担心是否可能打草惊蛇。“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要不要与犯罪嫌疑人进行接触?”林涛做出了总结。

 

       会议室里没有人说话,虽然现在有了嫌疑人,但是方木的侧写只是一种推理,并不能作为证据。监控摄像的结果最多也只能证明李芳华曾经离开过自己家,但并不能证明她曾到过死者家,尸检报告也无法提供更多的线索。侦查似乎进入了僵局。

       突然,大宝出声问道,“二队长,你们在收集物证的时候发现死者的睡衣了吗?”二队显得有点莫名其妙,“睡衣?什么睡衣?”大宝解释道,“我也是刚刚注意到这个问题,从浴室里的洗护用品看,死者应该还是很注重生活品质的。但是我们发现尸体的时候,死者是全裸的。那么死者的睡衣去哪了呢?就算她不习惯穿睡衣,那刚刚洗过澡也该穿着浴袍吧?不然她是穿着什么去给李芳华开门的呢?”大宝摊开双手,耸了耸肩。“所以最有可能的假设就是,死者的睡衣或者浴袍上沾上了不利于凶手的物证,凶手为了避免暴露自己带走了死者的睡衣。”

       林涛点点头,“大宝说的没错,我们一群大老爷们根本没想到这点。不过大宝作为女性的优势也就只能在这种时候体现体现了。你说是吧,宝爷。”说完林涛还挑了挑眉。“去你大爷的。”大宝没好气的抓起方木刚擦过手的纸巾,扔向林涛。

 

       最后,林涛决定,由他、秦明和大宝去接触一下嫌疑人。方木整理一下网络技术部的同事们提供的论坛发帖记录,看看能不能找到凶手的动机。

       散会后,方木先去楼上的网络技术部领来所有的材料,一边翻看一边不时的勾勾画画做点笔记。这个论坛真的是鱼龙混杂,乍一看都是讨论什么“奇门遁甲”、“梅花易数”的帖子,内容晦涩难懂,很难获取有效的信息。方木便放弃了从内容入手洞悉嫌疑人动机的可能,转而开始整理死者和李芳华共同回复的帖子的内容。这两个人关注的都是一些有关于如何转运、如何提升桃花运等等的帖子;偶尔还会在一些评论里相互交流心得体会。引起方木注意的一篇帖子是讨论,如何使用血液供养“家仙”为自己转运内容。难道这才是凶手真正的目的?但是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真的会相信这种荒谬的言论?方木揉着自己的眉心,觉得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一般来说,有大量血液需求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妄想症,他们或是坚定相信自己患有某种疾病,只有吸食人血才能治愈。或者是,坚信人血可以对人体起到某种奇异的保健作用,乃至延年益寿等等。虽然鲜血崇拜一类具有邪教性质的行为在犯罪心理学研究中并不少见,但是在犯罪心理学没有广泛使用和深入研究的国家,很难说明具体情况如何。

       方木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某种怪圈,需要把自己抽离出来换个角度思考。一般而言凶手的动机不外乎——纠葛杀人、报复杀人、冲动杀人以及无差别杀人。从外围调查结果来看,此前二人并没有直接联系,因此排除纠葛、报复两种动机。从杀人手法来看,凶手甚至为作案准备了专业的采血设备,排除冲动杀人。因此唯一的可能就是无差别杀人。

       如果我是凶手,我要找的是一个易于控制且能够满足我需求的人。但是两个人共同出现在一个论坛里,有两种可能。第一,是凶手刻意为之,目的是接近死者;第二,是凶手意外在论坛中发现死者是个很好的猎杀目标。所以说,自己现在面对的应该是哪一种呢……

 

       正思及此处,林涛几人已经返回了警队,神情兴奋。“自首了?”方木问道。大宝点点头,“嗯,自首了。而且在家里发现死者的睡衣和采血设备。”林涛拍拍方木的肩膀,“怎么样,方大侧写师,一起去审审吧?”

 


评论 ( 7 )
热度 ( 63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