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二)

龙番市刑警队会议室

 

     “2016年11月27日,案件第7881号,主刀法医秦明,助手李大宝、方木,开始报告。”秦明站在投影仪前开始做尸检报告。“死者张倩,女,28岁,于今日早8时被人发现在自家身亡。体表无明显创伤,仅左臂肘部内侧有一针孔。体表无明显尸斑,尸体冷冻解冻后仅观察到极少量尸斑。综上,初步断定死因为大量失血造成的多器官衰竭,不排除有人为抽取大量血液致死的可能。同时,毒理学检测显示,死者体内没有安眠药的成分,但是血液中含有微量的肝素。”

       秦明注意到在自己说出“大量失血”和“不排除人为抽血”几个词的时候,方木出现了一瞬间的脸色发白、瞳孔紧缩和体态僵硬——明显是恐惧的肢体语言。秦明知道刚刚提到的几个词,很可能就是方木的刺激源。是有关于过去的案件么,他还来不及细想,就轮到大宝做现场痕迹报告,秦明的注意力又转回到手头的案件上。

 

     “现场没有提取到有价值的指纹,需要注意的一点是——一些常见的地方,例如:茶壶的把手部位、茶杯的表面、客厅的沙发表面等,均未提取到任何指纹。整间公寓也没有任何地方出现鲁米诺反应。”大宝提出了自己的猜测“这都表明在死者死后,有人刻意打扫了客厅,因此这个案子很可能是他杀。”

 

       二队也对案发现场的走访排查结果做了总结,“张倩不是龙番本地人,研究生毕业后在天华广告公司任职。公司同事对她的评价基本一致,是个挺好相处的女孩子,但是好像有些神神叨叨的,总是爱说些什么占卜和算命的事情。因为她的工作不用坐班,所以大家对她人际关系的了解也非常有限。而根据现场监控显示,死者所居住的大楼里并没有什么可疑人员来往,但是死者死前一晚整栋楼突发停电,因此楼道里的监控虽然是独立线路,但视频内容无法辨认出有效信息。”

 

       这时林涛却突然说,“方木,说说你的看法吧。”虽然大家都知道今天队里似乎来了个借调的新人,但是显然没人想到一个借调的实习生会这么受重视。在听到“方木”这个名字的那一刻,果然还是有人小声议论了起来,“唉唉,这不就是那个死乞白赖要当警察的那个Omega么?不是说曾经在案发现场吓得再也不能发情了么?还没回家嫁人啊?”“你可拉倒吧,一个Omega味道那么奇怪,就算能发情都没人要,更何况现在不能发情,谁还肯要他啊?”

 

       秦明闻言心下有些不爽,眼神冷冷的向人堆里扫过一圈,议论之声倒也渐渐被压下。虽然他也不赞成Omega当刑警,因为一旦遇alpha属性的罪犯,Omegas很难抵挡想要臣服的本能,会给队友带来危险。不过侧写师毕竟算作文职,问题倒也不大。但是就算秦明自己是一个alpha,他也始终都不能认同所谓的“alpha至上论”——认为alpha在本质上就是比Omega更为优越,以此贬低Omegas的人格。方木显然也听到了这些人的议论,神态却没什么变化,只是眉宇间的阴郁似乎又浓重了几分,他缓缓从座位上起身,声音依旧喑哑。

 

     “既然林队这样说了,我就做个补充说明吧。”说着走到案件线索板前。

    “首先,从死者尸体的情况来看,死者被发现时全身由薄被覆盖,这是一种典型的悼念行为,表明了凶手的愧疚与悔恨。其次,死者是因为全身血液被抽出,大量失血身亡,”

       说到这方木身形略顿了顿,他阖上双目深吸一口气想压下心头的起伏,却感觉到人群中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睁开双眼,不料想却直接撞上秦明黑沉的眸子。两人眼神只一相交,倏而便各自转开,一切都发生的很快,但是方木却想起刚刚这个人似乎是对自己无声的维护,心下意外的产生了一丝安定。在这丝安定的支持下,方木很容易便收敛了情绪,继续投入到案件的分析中。

 

     “死者大量失血,整间公寓却没有任何地方出现鲁米诺试剂反应,这就说明凶手的目的就是采血。因此凶手必然拥有一套采血设备并且具备相关的专业知识,采血设备在网络上就可以买到,却不是未经训练的人就能够随意使用的。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死者体内没有安眠药成分,但死状却神态安详,那么凶手是怎么做到让一个成年人乖乖被自己采血,而完全不产生戒备且毫不反抗的呢?”

 

     “第三,根据死者家中的情况,可以推断凶手与死者相熟而且患有强迫症。案发现场的客厅,整洁异常很可能是凶手整理过了,而且她还特别擦拭了茶杯,恰恰说明凶手与死者相熟,死者很可能还给凶手倒了茶水。但是这也暴露了凶手有清洁强迫,因为死者卧室物品摆放的杂乱与客厅的整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浴室中洗漱用品的凌乱也佐证了这一点。”

 

     “第四,凶手极有可能是楼内住户并且是一位女性。案发当晚,整栋大楼没有可疑人员出入,因此首先怀疑是楼内住户作案。而且结合浴室的洗护用品的凌乱放置来看,死者应该刚刚洗完澡。作为一个独居且具有一定戒备心的女性,一般不会在自己刚刚洗完澡并且还停电的夜晚,贸然允许一位男性进入自己家中,不仅请对方喝茶还乖乖让对方拿出针头来扎自己。同时因为清洁类的洁癖在女性和Omega群体内的患病率相对更高,所以有非常大的几率,凶手是一位女性。”

 

     “综上,就我个人观点,我们需要找的——是死者邻近住户中,30~35岁,受过高等教育、有医学或护理学相关背景、性格和善但患有清洁强迫症,也就是俗称特别爱干净的女性。但是我也有两点不能解释,第一,凶手是如何顺利了抽取死者血液而不引起戒备和反抗的;第二,凶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她需要这么多的血液的用途是什么?我的发言结束了。”

 

       随着方木慢慢走回座位,会议室里鸦雀无声。窗外乌云消弭,阳光穿过百叶窗,金色的光线包裹住清瘦的方木,他没有看向任何人,只是默默向前走着。角落中的秦明双手互抵成塔状贴住自己的下唇,看着空气中尘埃的漂浮旋转,似乎是在思考。虽然眉宇间的阴郁依旧,那并不算诱人的身形,却在若有似无的牵引着秦明漫不经心的目光。

 

       这个侧写师,不错。


评论 ( 19 )
热度 ( 91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