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一)

       人类,究其本质,不过是动物性的集合。有些人终其一生与之抗争,而有些人却将之当做对自己行为的开脱——


     “这是什么?”秦明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看着林涛,拿起了他摆在自己面前的文件夹。

     “这是绿藤那边让咱们帮忙做的一个动态心理评估。这小子的上司是我警校同学,邰伟,说是让咱多照顾照顾,小子能力还是不错的。”林涛自顾自的拉开椅子坐下。

        秦明翻开档案,“方木?那个方木?”

        林涛颔首,“嗯,不然还能有哪个方木得劳您秦科长大驾啊。”

 

       有关于这个方木的事情,秦明倒也是听说过一些,据说是极有天赋的侧写师,当年还在校的时候就曾作为顾问参与办案。但是好像也因为过程太过惨烈而留下了心理阴影,所以现在想要留在警队,就必须得由异地有资格的机构或个人出具心理评估报告。

       职责所在,秦明也不多话,只是翻开了那份薄得出奇的档案,随口问道“怎么档案这么薄?既然要让我做评估为什么不把所有资料都送来?”语气间却已经略有不满。

       深知好友脾性的林涛摸摸眉毛,有些为难“据说是之前他涉及的案子内容不便公开,绿藤那边就封了没送来。”

 

       秦明也不再搭话,只是埋头看起档案。几个关键字让他皱起了眉。“omega”、“PTSD”,虽然现在性别平等的观念开始逐渐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但是会选择警察作为职业的Omega还是很少,要求也相对更高。毕竟从客观上说,生理结构的问题还是在很大程度上限制着Omega们,特别是在刑警这个行业里。而这个方木,就算自身情况如此不乐观也仍旧要坚持加入警队?如果不是还要出具评估报告的话,秦明认为自己可能会直接给出“评估对象应该立即离职接受治疗”的结论。因为不管怎么看,这个人的生理和心理状况都已经不再适合承担刑警的职责。

       秦明又向后翻了翻档案,奇怪的问林涛“为什么没有抑制剂使用报告?”

     “因为我不会发情。”一个清冷喑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秦明和林涛循声望去,一个瘦削斯文的男子走了进来,敞开的驼色呢子大衣里,是绿色的格子衬衫和米色的套头毛衣,显得男子年纪更是小上几岁。引起秦明注意的,却是男子眼眶下微微的乌青,还有眉宇间若有似无的阴郁之气。

       还不等男子开口,大宝却从门外横冲直撞地跑进来,“秦科长,二队说要咱们出现场”。一转头才看见一旁还有个陌生男子,“呦,新人啊!我是大宝,人称宝哥,你怎么称呼?”

       “方木。”

 

       案发现场是龙腾市艾格河岸高级住宅小区内的一间公寓。

       林涛介绍,“小区环境和安保都很不错,二队已经去查监控摄像了。叫你们来主要是要尸体状态比较奇怪。”上了楼,穿好鞋套众人便穿过警戒线,进入案发现场。“死者名叫张倩,是附近天华广告公司的设计师,因为工作时间自由,是到了交稿期公司联系不到人才发现她已经遇害的。”

       房屋的大门没有被暴力入侵的痕迹,房间整体很整洁,客厅的桌上茶杯都整齐的倒扣在茶盘里,卫生间里的一些物品摆放虽然相对比较凌乱,但是显然都是些女性常用的洗护类用品。秦明嘱咐大宝,“看看能不能提取到有价值的指纹”便转身进入了死者所在的卧室。方木也不多话,只是默默跟在秦明身后,倒也不是很引人注意。

       卧室正中是一张大床,死者就躺在床上,从头到脚被薄被完全覆盖。床尾是一个简约风格的梳妆台,台上的瓶瓶罐罐与客厅相比倒是乱七八糟,而一旁的脚凳上也堆满了衣服。方木环视着室内的陈设,另一边秦明却已经揭开了女尸上盖着的薄被。

        尸体一丝不挂,神态安详,双手交叠放在腹部,似是睡着了一般,只是肤色异常苍白,就连嘴唇也是近乎暗粉。秦明轻轻的掰动女尸的肘部,“尸僵已经开始缓解,可能已经死亡两到三天。体表没有明显外伤。”秦明放下女尸的前臂,示意站在对面的方木搭把手,把女尸放置成侧卧位。“嗯?”秦明略显惊诧“没有尸斑?这和尸僵情况不符啊。”一旁的林涛点点头,“这就是二队觉得尸体情况奇怪的地方。”


评论 ( 25 )
热度 ( 105 )
  1. 王良殷猞猁 转载了此文字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