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云霄雪霁(十九)

写在开头的一点废话,是我的账号有问题还是怎么样,怎么最近好多lo主的图片我根本都加载不出来?不论手机还是电脑都是这样……家里4兆光纤,应该不至于是网速的问题啊……纳闷儿,有小天使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这次秦明等人和二队几乎是同时到达案发现场。锦绣小区平日里的安宁祥和已经被呼啸而至的警车和警戒线外的人头攒动打破,人们都一边悄声议论着一边不住地向警戒线内张望,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推开这家住户的防盗门,映入方木眼帘的是似曾相识的温馨居家布置,餐桌上还摆着尚未动过饭菜。卧室内的场景仍旧是触目惊心,夫妻二人面对着侧躺在床上,血迹浸润了原本奶白色的羊毛地毯。不过这倒是方便了秦明,看了看地上的血迹形状,

他便对方木道:“两个人的死亡时间应该是中午的12:00至13:00之间,依旧是妻子先被一刀割断颈动脉死亡,作案手法相似。”

“林队,”二队的副队长陈胜气喘吁吁地跑进来,“现场周边的情况已经基本清楚了。”

陈胜站定喘匀了气才继续说,“这家的小孩也不见了。报案时间是下午的14时30分左右,报案人是这家小孩同班同学的家长,说是两家小孩一直以来都是结伴上下学,今天下午上学时一直没等到受害人家的孩子,上楼来查看才发现的。”

下午两点半……方木抬手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下午的三点钟,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时间:下午四点

地点:龙番市警局会议室

本来就不大的会议室挤满了人,由于案件涉及的两个孩子尚且下落不明,就连很多还在休假侦查员也都被紧急召集回警局参加案情讨论会。这些侦查员们一个个都是老烟枪,不一会整个会议便烟雾缭绕起来,方木缩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投影仪的光在烟雾因为丁达尔效应发生了散射,更显得他的脸色晦暗不明。

秦明突然发现,自己很不喜欢这样的方木。如果说第一次见到方木做侧写堪称惊艳的话,那么此时的方木则让自己有种很不安的感觉。秦明按了按自己的眉心,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强压下心里的不安,秦明继续投入到案情分析当中。

根据二队对两个家庭、四位受害者的描述和背景调查,方木不由地想起了托尔斯泰的名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周围人对两个家庭的描述如出一辙:为人和善、好相处、向来不与人结仇,夫妻和睦、孩子乖巧,是人人羡慕的一家人。芙蓉小区案发时天色太黑,所以监控只拍到一个模糊的背影;而锦绣小区案发时则正是午间人员来往频繁的时段,因此从两个小区内的监控来看,还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不过网络信息部的侦查员会持续进行比对。

 

秦明看看手里的尸检报告,“两起案件手法基本一致,妻子被割断颈部动脉一刀毙命、丈夫身中数刀,目睹妻子死亡后失血过多死亡。值得注意的有几点,第一,妻子的颈部都有一细微伤口,我推断应当是凶手挟持妻子,威胁丈夫所致。第二,丈夫被刺的数目都正好是35刀,不排除凶手有OCD的可能。第三,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指纹或DNA。”

“还有,”秦明取出一张照片放在投影仪上,“这两张字条是分别从两个妻子的口腔中发现的,我已经让大宝去痕检科做质谱分析了,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

幕布上出现了两张纸条的照片,分别写着“出轨”和“暴力”。

 

方木低头在自己的工作笔记上写了些什么,便在各位侦查员期待的眼神中缓缓开口,“从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凶手应该是男性,身高在175-180公分左右,体格健硕,对两家人的生活习惯十分熟悉,应该是对这两家人进行过长时间的监视或观察,不排除是两家人共同有过接触的对象。其次,从作案手法来看,凶手幼年时应该长时间受到虐待,在虐杀受害者夫妇的过程中完成了自己想象中,向父母复仇的过程。从这两张字条来看,他认为这两对夫妻一定都有不同于受害人同事邻居所描述的完美形象的‘原罪’,才导致他对他们进行了‘惩罚’。之所以带走两个家庭的小孩,则是因为这两个孩子是他的过去,他在通过这种方式对过去的自己进行补偿。”

方木翻了翻自己手中的笔记本,“不过这里也有一个疑点是我尚且无法解释的。从理论上来讲,这种将现实中的受害人当做自己父母替身的行为说明了,凶手一定伴有某种程度上的精神疾患,至少是无法区分自己的幻想和现实世界的。然而,从案发现场没有留下可疑的指纹和DNA、对受害人生活的长期观察、甚至可以在中午进入受害者家中行凶,等等线索而言,凶手又似乎具备超出常人的耐心、条理和执行力,这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矛盾。”

 

“嘭”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大宝举着一份报告快步走进会议室。“秦科长,那两张字条上的墨迹有结果了。”

“虽然咱们并没有建立不同品牌墨水元素组成的数据库,”大宝看着报告对一众侦查员解释道,“但是我还是建议实验室对这两张字条上的墨水迹进行了质谱分析,结果出乎意料。写成这两张字条的,是同一种墨水,而且是一种特殊的陶瓷墨水。在龙番市内有生产、销售这种类型的陶瓷墨水的地址共有三十家,我想,孩子们很有可能被带到了其中的某个地点。”


评论 ( 11 )
热度 ( 51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