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life, I hate myself.

【瞑目】与你的同床共枕

啊……消失已久的Lo主回来给坑里撒点土……

最近去看了神奇女侠真的是被虐到,所以产点段子糖来缓一缓……

但是感觉OOC比较严重,希望各位小天使看在是糖的份上就饶了我吧(哭唧唧)



刚刚搬到一起的时候,其实两个人谁都睡不好。

说来并不奇怪,秦明从小就习惯一个人,方木也是长年住单身宿舍的主,身边突然多出另一个人的呼吸,搁谁也都没法迅速适应。只不过他两的状况可能还要更糟一些罢了。

 

开始的那段时间,方木夜里睡得总是很不安稳,连带着睡觉本来就轻的秦明也休息不好。梦魇缠身的夜晚,总会被身旁人的嗫嚅和抽搐惊醒就再也难以入睡。无可奈何之下秦明只好心疼地连着被子一同把人搂进怀里,回忆着曾经母亲的样子笨拙地轻拍爱人的后背,直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一头栽进梦乡。直到第二天清晨,方木一脸痴愣的看着环在自己肩头的手臂,在秦明看不到的角落嘴角带上一抹轻笑。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不知道是秦明每晚“(伪)妈妈的爱抚”真的起了作用,还是方木渐渐习惯了新的环境,两个人的睡眠质量都好了很多,只不过偶尔还是……秦明是被凉飕飕的夜风吹醒的,无奈地看着身旁爱人在枕头上蹭得乱翘的柔软发丝,和如同坦着肚皮睡意正酣的小奶狗一样的睡颜。方木在熟睡当中一个翻身却是卷走了大半的被褥,硬生生让秦大科长在夜里的冷风中独自凌乱。怕惊到睡梦中的爱人,秦明轻轻牵住被角拽了拽,柔声道:“木木,翻个身,你把被子都卷走了……”“嗯……抱歉啊……”方木在半梦半醒间嘟囔了一句,又翻个身让秦明抽出了被自己压住的被褥。看着远比清醒时软萌异常的爱人,秦明暗自笑笑“这么听话,也只有原谅你了。”

 

再后来,两个人多次“深入交流”之后,秦科长在床上的地位是越来越低了,大抵是因为方木的睡相越来越肆无忌惮……肩头被枕到发麻、胳膊被抱住动弹不得一整夜、早上的“升旗仪式”被一条蹭来蹭去的光裸大腿打断(啊……也许是加速进程也说不一定……)、半夜突然喘不过气来,一睁眼罪魁祸首却是紧紧勒住自己胸口的手臂……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但是我想,秦科长的心里恐怕也是甘之如饴吧(笑~)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评论 ( 15 )
热度 ( 101 )

© 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